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2018-09-13 - 798艺术区

798是艺术机构必争之地,全中国就只有这样一个可以看到新艺术集中的地方,因此这里成为资本厮杀的战场,也是常理中的事,毕竟中国人做事情就是“物以稀为贵”的心态,只要沾点798的地气,就有说事的资本,因此798即便是虚火上身也是旺旺的。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学计算机出身的杨画廊女老板杨洋代表了798,80后艺术经营者的个性热辣,在微博中回应崔灿灿和鲍栋两位年青策展人尤伦斯“约架”事件,她和《芭莎艺术》专题女编辑刘品毓后半夜调情前面两个学术“约架男”,不如“约炮”——这可比798原来的那些过于端着的男老板们鲜活多了,也比泰康顶层的唐昕、凯旋空间的李兰芳,以及已经搬到草场地空白空间的田原美女们同胞要高调几分。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一想到,艺术界最聪明的一群脑袋瓜对798的艺术经营思路,也苦于“束手无策”——就姑且把调侃“约架”当作798杨洋们紧绷经营神经之后的片刻欢愉放松吧。

2012年一股深猛的寒流一吹,才知道艺术界体虚者众多。最典型的便是,2011年才创办,2012年9月被《芭莎艺术》隆重推选为展现中国画廊新锐力量业“2011/2012年度中国画廊排行榜”榜单No.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1的品画廊,年前方力钧就图吉利似的草草在微博中和它说分手,前景非常不明朗。而白盒子艺术中心也经历了人事动荡,但是换人不换运营机制的话,收效方面恐怕还是有待观察——不是它们做不好,而是一个艺术机构要在798找到好的运营方式,实在是一个考验。

798艺术区画廊 画廊在798艺术区的生存困惑

798画廊经营者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定律”显示:一旦人们作出了某种选择,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并让你不能轻易走出去。

这也可以解释798为何一些画廊无法为续的原因。我甚至认为,画廊空间可以虚的,展览可以不那么赶学术的时髦,但是经营需要无比的实沉,这个环节是最能检测一个画廊是否有必要开下去的前提,可是常常本末倒置——很多画廊把重心放在展览上,而没有把精力捣腾出来,和更多社会其他资源进行吹拉弹唱,老套的展览模式消化了画廊太多的精力和财力,反而在运营和推广方面成了最薄弱的环节。

如今,很多画廊经营者都还在证明在非常时刻还能努力的“勃起”,这一点实在有必要刻苦“学习”一下人精黄燎原修炼得那样彻底的面对现实,似乎从来就没有动过798的念头,现在也不见他主理画廊,更多的是在微博上普及西方艺术作品常识——真的是拿得起放得下,没有大智慧恐怕很多人都做不到的。

798失败的画廊都要怪商业上对自己不够狠,很多都是稀里糊涂,并没有把目光放在长远,更没有把“艺术生意”四个字吃透——其致命点在于把798被游客烘托起来的气氛当作自己经营的切入点,当然进入时很甜蜜,出来时可能就是赤裸裸了。

从大的格局上看,中国人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消费新兴艺术品则是必然的趋势,798艺术机构就是为这些潜在的需求者准备着,因此只要作品品质有保证和渠道找对,支撑一个艺术机构的买家其实不用太多,这也是798场地仍然供不应求的因素——每个经营者事先都会这么评估:中国这么大,谁没点关系和资源,经营一些艺术品怎么就不能卖出去?这种心态就是对798最难得的信心保证,也是艺术品之未来价值终会被放大起来的前期最好的铺垫。

如果是我来做798的形象广告,一定会在798的进门口立个最大的电子广告牌不间断的滚动播出:“不消费当代艺术品就没有新生活”。现在看,798有至少四种“惑色”,一种是,诸如如前所述艺术界打架、“约炮”都要约到798,当然显示了这个地方致命之“诱惑”。

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如此情况下,仍然有众多机构挤破头都要挤进来;第二种是,成为画廊经营者们的“困惑”之地。现时798画廊的存活率越来越不高,实际上很容易扼杀一批中小画廊“创业家”的活力,也挤压了798之艺术实践的弹性空间——也就足够以说明798机构生存之压力空间有多大了;第三种是,很多在跨界方面很有能量的人才,798却没能提供沉淀下来的环境,甚至很多具有激情的画廊各路创业人才,也没有让他们得到成长性的扶持空间,这种艺术生态链构造上空白之“迷惑”,实在令人费解,让798的文化价值增值,实际上成为最虚无缥缈的事。

第四种是,那些富二代背景出身的画廊进入798之后,艺术品价格上又岂非是普通老百姓们能够消费得起来?越来越接不了地气的798现状,让很多人神情恍惚,这又是一大“疑惑”;比如,今年艺术机构变数比较大的,一是依托于民生银行的北京民生现代艺术馆就要高调在798艺术生态圈开张,但问题需要向他们提问的是:这里有生态吗,我不知道他们决策者当时分析的着陆点在哪里?其以金融的方式如何盘活艺术资源,将给798其他机构同行带来近距离观察与思考的机会。

二是,“伊比利亚”更名为“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之后,他们的出牌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将是一个重要看点,具体方面我已有文章分析,可参考“艺术界的变脸术”一文。

当然,如果你如果对尤伦斯还放不下,建议还是重点放在尤伦斯的艺术衍生品开发商和各种观光客的数据分析上,田霏宇和尤洋的强强组合,对展览品质的把控太可不比太担心,两人都是跨界高手,眼界在国内都堪称一流,但是别忘了它始终如一的商业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