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钊简介 张裕钊墓简介

2018-10-21 - 张裕钊

张裕钊(公元1823~1894年),字廉卿,初号圃孙,亦号濂亭,清晚期书法家、教育家、文学家,鄂州市东沟镇龙塘村人。世代书香,仕宦门第。自幼受家庭教诲,天资不凡。6岁入塾,道光十八年(公元1838年)应县试补为县学宫秀才,道光二十六年(公元1846年)乡试中举,道光三十年(公元1850年),考取国子监学正,授内阁中书。

张裕钊简介

咸丰元年至咸丰2年,张裕钊在京供职,后淡于仕宦,乃于9月回鄂,先后在武昌勺庭、江汉、经心、鹿门等书院主讲。同治7年秋至金陵(南京)与邓守之、吴汝纶、莫友芝等送曾国藩任直隶总督,裕钊留任江宁。

同治8年(公元1869),裕钊由金陵归鄂,寓居于武昌馆鄂城书局。此间,除日常应酬外,于书法苦索冥思,临池不缀。在深厚的帖学基础上,袭魏碑之风神,借馆阁体之外壳,使其具有特色的内圆外方的“张体书法”日臻成熟。

张裕钊简介

同治10年,曾国藩复任两江总督,张重应征召,主讲江宁风池书院,此行江宁达10年之久。有《祭曾文正公文》、《莫友芝墓志铭》、《与黎莼斋书》、《夜与友人论文》、《谈松雪斋集》、《春日上谢公墩》、《黄孺人墓志》等大量作品。

光绪8年(公元1882年),张裕钊应李鸿章召聘赴保定,主持直隶保定莲池书院兼学古堂主讲,先后历6年,门生约三、四千人,收有日本门徒宫岛咏士。其间,作《南宫县学记》曰:“天下之治在人材,人材必生于学,然今之学者,则学为科举而已。”对科举制度提出了批评。

张裕钊简介

光绪18年,张赴陕西寄寓西安郊外,过着“灯影初摇书味永,枫阴渐薄月光多”的隐居生活直至逝于西安。

张裕钊逝世后先葬于西安终南山,后被其子迁葬故里。“文革”期间,该墓土冢被平毁。1993年3月,鄂州市博物馆将墓迁葬鄂州西山新建的张裕钊陵园内。1995年5月被鄂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张裕钊简介

张裕钊墓有关情况说明

一、地理位置

张裕钊墓,位于湖北省鄂州市西山南麓张裕钊陵园内最北端,面南背北,东、西、北紧靠西山风景区(西山公园),南为鄂州市博物馆。墓冢顶部海拔高度为83米,座标为北纬:30°2420,东经114°5206。

二、历史沿革

张裕钊(1823—1894)字廉卿,号濂亭,清晚期(道光三年)出生于长岭垅塘一个书香世家。自幼读私塾,稍长,便能作诗应对,展轴挥毫。16岁取秀才,23岁中举。1850年赴京会考,授內阁中书。主试官曾国藩赏识其才,亲自召见。

自此,他投入曾门,与吴汝纶、黎庶昌、薛福成并称为“曾门四子”。在文章的构思立意、布局行文诸方面,他深得曾的精心指点,因此,学有大进。曾国藩曾称道:“门徒中望有成就者,应推此人。”。

张裕钊在京供职两年,1852年9月回鄂,受聘主讲武昌勺庭书院。同年底,太平军攻克省城,此后十余年间,又十数次兵临湖北,与清军激战,他因之赴荆州、钟祥、襄阳等地暂避。其间,曾受聘纂修《钟祥县志》,并数次前往湘军军营,探望恩师曾国藩。

1864年,张裕钊奔父丧归里,次年其母卒,遂在家守制数年。1868年秋,为送曾国藩赴任直隶总督至江宁(即南京),小住期间,结识书法家莫友芝,两人游山玩水累月,于书法相与切磋,获益匪浅。

1869年,张裕钊回武昌,任事省垣书局。此时除应酬日常事务外,忙里偷闲,读西汉及唐宋诸大家古文辞,于书法更是“苦索冥思”,临池不辍。在临摹欧阳询《九成宫》及王羲之《兰亭序》等帖时,先入后出,取神遗貌,另辟蹊径,创出内圆外方的“张字体”。

1871年,张裕钊应聘主讲江宁凤池书院。次年春,曾国藩卒,裕钊“哀来无端,涕陨如縻”,作《祭曾文正公文》,歌颂曾氏文行,感念昔日教授之恩。裕钊在金陵凤池授课十年,暇时自娱自乐,寄情于临池赋诗中。其书法此时已臻炉火纯青,他中锋用笔,溶秦篆、汉隶、魏碑于一炉而治之,正如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揖》里评说的:

“其书高古浑穆,点画转折皆绝痕迹,而意态逋峭特甚,其神韵皆晋宋得意处,真能甄晋陶魏,孕宋梁而育齐隋,千年以来无以比”。

1882年,张裕钊回鄂,与杨守敬、范肯堂同时受聘纂辑《湖北通志》,因意见不合,未任事。次年应李鸿章之聘,主讲直隶保定莲池书院,并兼“学古堂”教席,历时六载。其间,作有《南宫县学记》,抨击科举制度“其弊已极”,提出只有革除“八股之文”,才能使“志气所动,人蹶而兴”。

1887年,日本国内员宫岛诚一郎(栗香)慕其名,遣子宫岛咏士(彦)来中国,投其门下伴读。其后,裕钊曾先后主讲过武昌江汉书院、经心书院、襄阳鹿门书院。至1892年辞职赴陕西关中,隐居西安郊外,时年虽在古稀,然治学精神,至老不衰。

张裕钊一生执教数十年,桃李盈门,其中张謇、范当世、朱铭盘等人,皆为国内学者名流,各有建树。执教的同时,他还勤于治学,曾校刊《史记》;考订《国语)、《国策》;著有《今文尚书考证》、《左氏服贡注考证》、《濂亭文钞》。

其幕友及弟子为其辑有《濂亭遗诗》、《濂亭遗文》、《论学手札》、《濂亭文集》等。其文精深、洒脱,被誉为“桐城派泰斗”,名噪清末文坛,故古文名家吴汝纶称道:“五百年乃无此作手。”其遗墨甚多,后学甚众。

宫岛咏士为其送殡后归日,创办起“善邻书院”,以发扬光大先师的“书法精神”,培养出日本现代书法家上条信山、田中节山等弟子多人。1985年,日本书法界访问团曾来武汉举办“张裕钊、宫岛咏士师弟书法展览”。1994年,中日合建张裕钊陵园,在鄂州市西山落成。迄今,“张体字”已衍为宗派,名声广播更胜于前。

三、主要内容

张裕钊墓处于张裕钊陵园最北端(最后面),整个陵园依山而建,占地11亩,内有张裕钊墓、纪念馆、纪念碑、碑廊、樱花园、牌坊等建筑物。墓葬背北朝南,处于陵园最高处,墓地面积约500。墓冢为陵园重要组成部分,墓前有张裕钊纪念馆,墓后0.

6米处即陵园后墙,墓东西两边为樱花园。墓冢为圆形,由花岗岩砌成,高1.24米,直径2.8米。墓前有墓碑,由花岗岩制成,横宽0.72米,纵长1.47米,厚0.1米。其上所书文字,右上款:“张裕钊先生逝世一百周年纪念”;墓碑正文:“张裕钊先生之墓”;左落款:“鄂州市文化局敬立,上条信山敬书。公元一九九四年元月”。

四、价值评估

张裕钊是清晚期著名的书法家、教育家、古文家,是曾国藩最看重的弟子,为曾氏“曾门四子”之首(其余三人为黎庶昌、吴汝纶、薛福成)。张裕钊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他独创的内圆外方的“张体字”在晚清风靡全国,至今仍在流行,其《千字文》、《南宫县学记》等书帖影响甚广。

被康有为称为“前年以来无与比”。特别是其日本弟子宫岛咏士回国后,带去了张体书法,并在日本形成与杨守敬齐名的一大书法宗派,在日本书坛占有重要地位。在教育方面,他在多座书院任院长,影响甚广,培养出近代实业家张謇、文学家范当世、朱铭盘等名家。

文学方面,留有《濂亭文集》等10余卷。其生平事迹已载入二十五史之《清史稿》之中。张裕钊墓是张裕钊唯一的史迹,常有日本友人前来瞻仰、祭拜,它与陵园内的纪念馆、碑廊、樱花园等一起,成为联系中外人民之间友谊的纽带,对于弘扬优秀民族文化意义重大

相关阅读
书法魏碑张裕钊楷书书法魏碑张裕钊楷书 一代书法宗师张裕钊楷书《滕王阁碑》

张裕钊生活之程跨清朝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帝,此时正是碑学之风大兴之时。“时势造英雄”,正是这股强劲的碑风,孕育和造就了张裕钊这位一代书法宗师。张裕钊楷书《节录韩愈新修滕王阁记》释文滕王阁湖山千里之外。

张裕钊书法宝剑赞张裕钊书法宝剑赞 融通碑帖的张裕钊书法

张裕钊(18231894),晚清官员、散文家、书法家,其书法独辟蹊径,融北碑南贴于一炉,创造了影响晚清书坛百年之久的张体,被康有为誉为千年以来无与比的清代书法家。字廉卿,号濂亭,湖北武昌鄂州市梁子湖畔东沟镇龙塘张村人。

张裕钊魏碑书法讲座张裕钊魏碑书法讲座 张裕钊《千字文》

我们见到的不同版本的《千字文》,开头四字有的写作天地玄黄,有的写作天地元黄。两种开头的存在都已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已经被人们广泛认可了,似乎再无讨论的必要,不过,其中还是有渊源的。有人说。

张裕钊魏碑书法字帖张裕钊魏碑书法字帖 张裕钊楷书《节录韩愈新修滕王阁记》

滕王阁湖山千里之外。吾虽欲出意见,论利害,听命于幕下,而吾州乃无一事可假而行者,又安得舍己所事以勤馆人?则滕王阁又无因而至焉矣!其岁九月,人吏浃和,公与监军使燕于此阁,文武宾士皆与在席。酒半,合辞言曰此屋不修。

清代书法家张裕钊清代书法家张裕钊 怎样鉴定张裕钊作品以及作品现在好卖吗

张裕钊近代散文家、书法家。字廉卿。湖北武昌人。道光二十六年(1846)中举,考授内阁中书。后入曾国藩幕府,为曾门四弟子之一,被曾国藩推许为可期有成者(《清史稿middot张裕钊传》)。生平淡于仕宦。

推荐阅读
翁同龢书法作品欣赏翁同龢书法作品欣赏 清 翁同龢书法欣赏
张裕钊书法的主要特征张裕钊书法的主要特征 封俊虎与“张裕钊体”的不解之缘
慈禧墓珍宝下落慈禧墓珍宝下落 慈禧墓十大珍宝究竟还有哪些至今下落不明?
万家岭大捷战役万家岭大捷战役 万家岭大捷介绍 万家岭战役过程全揭秘
赵钱孙李百家姓排名表赵钱孙李百家姓排名表
天马湖的传说天马湖的传说 天马湖综合治理工程为城市增添新景观
韦斯琴国展作品韦斯琴国展作品 安徽作家韦斯琴《心有琴弦》获冰心散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