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粉虫出口 带来百万收益

2018-11-01 - 黄粉虫

[内容速览]现在,社会上的各种致富信息纷繁复杂,真假难辨,越是说得天花乱坠,就越需要你多长个心眼了。按说,山东曹县的胡秀杰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在外打工多年,有一定的鉴别能力,可是2004年斗胆花高得离谱的价格买回一堆黄粉虫,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这是别人给他设置的一个陷阱。

黄粉虫出口

2007年4月14日,我们赶到山东省曹县砖庙镇的黄粉虫养殖基地时,正赶上澳门一家贸易公司的大陆商务代表到这里验货。

胡秀杰:“这是70克装的,这是60克装的,这是6101的。”

员工:“这个是净含量35克的,是吗?”

胡秀杰:“对,净含量35克。”

黄粉虫出口

胡秀杰就是这儿的经理,2007年3月份,他刚刚和这家贸易公司签订了10个月的供货合同。每月供应5吨黄粉虫干虫出口到欧美地区。而签定这个合同也费了不少周折。

澳门某贸易公司大陆商务代表孙君玉:“因为我们是第一次做黄粉虫生意,具体的生产厂家都不很了解,然后通过阿里巴巴网站发布求购信息,阿里巴巴通过速配的方式给我们配对,我记得配了100多个厂家。”

黄粉虫出口

既然有100多个厂家可供选择,为什么最后选择了胡秀杰的厂家供货呢?现在在砖庙镇,胡秀杰已经是妇孺皆知的名人。而这一切都是源于3年前胡秀杰的一次被骗经历。

2004年初,在深圳务工的胡秀杰从不少媒体上看到养殖黄粉虫可以赚钱的报道后,他就想回家创业。

胡秀杰:“我觉得老是在外面打工,俗话说得好,工字不出头嘛,自己想回来,看能做点事业。考察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吧,觉得这个项目还可以的。”

辞职回家后,胡秀杰就毅然拿出6万元积蓄在一家公司购买了1000斤黄粉虫种虫养了起来,这事立刻成了当地一大新闻。

曹县砖庙镇残联余利民:”老百姓一看养这个虫,简直不相信.”

向俊海:“当时我说你瞎折腾,怎么养起来虫了,咱又不懂这些。”

胡秀杰:“前后这几个村庄天天就像赶集似的都过来看。”

尽管附近村民赶集似地来看热闹,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胡秀杰不管那么多,他的妻子刘春霞虽然并不反对他回乡创业,却对他一下子把在深圳几年的积蓄都投进去是担心又心疼。

妻子刘春霞:“我去看去了一看好多虫子,可多的死的,一死一斤都60元呢,我们俩就吵架,我不让他养,就是说开始养弄个200斤300斤也不用那么多的钱。”

胡秀杰按当地公务员的工资标准专门请了一名技术员。精心饲养了4个月后,按照和卖给他种虫的公司最初约定,胡秀杰和妻子刘春霞一起去交售养好的黄粉虫时,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妻子刘春霞:“给他送的活体他嫌小,这是最大的虫了,他还嫌小,再养都开始变了,开始变蛹了。”

公司回收时百般刁难.硬说虫子不合格,投资几万元辛辛苦苦养出来的虫子没办法卖,胡秀杰懵了,这才知道这家公司纯粹就是炒种骗钱,他上当受骗了。

胡秀杰:“卖虫子受到刁难的时候,就想着实在不行就不养了,养不出来怨咱自己,你养出来卖不出去那就完了,当时就是有点后悔这个”。

光种虫投资6万元,加上厂房和职工工资,十来万元投进去了,可换来的却是越来越多无法处置的虫子,胡秀杰的家人沉不住气了。

胡秀杰的父亲胡成宪:“当时很生气,辛辛苦苦地挣的十来万元钱,全部投资到这里面了,。”

胡秀杰的妻子刘春霞:“都有1万多斤那样,都是这么大的虫,屋子里都没有地方放了。”

无奈之下,胡秀杰只好试着在网上发布出售黄粉虫的信息,可这样并不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临近2005春节,一些工人回家过年,人手不够,春节的前一天,很多虫子被热死了。

胡秀杰:“20多个工人用那个麻袋捡出来4麻袋,他们都说这4麻袋是60元一斤买回来的,这4麻袋多少斤,200多斤,扔出去得多少钱?说什么话的都有,你说当时那个心情。”

胡秀杰的妻子刘春霞:“全部都黑完了,死完了,他自己也不管它了,他自己就躺那儿哭去了,掉泪了。”

2005年春节,对胡秀杰来说是最难熬的日子。想到自己放弃深圳每月四五千元的工作,投进去全部积蓄和心力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胡秀杰甚至怀疑自己当初辞职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胡秀杰:“我跟外界几乎是断了联系,基本上不往外出,你怎么讲没人可以去理解你,差一点就想着就放弃了,我说要不行就扔了它,重新再去打工得了,很失落很失落的那种感觉。”

当别人都沉浸在节日的喜庆当中的时候,胡秀杰在痛苦地抉择是否要放弃养黄粉虫,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不能放弃。

胡秀杰:“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管怎么样,一定把它弄出来,做好,哪怕就是做好了再不干也行。但是也不能这样失败了而告终。”

胡秀杰思考着怎样走出炒种骗局的阴影,2005年3月,他在网上溜达的时候发现河北邯郸有个叫任建华的,也是养了黄粉虫遭遇了炒种骗局,正经历着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胡秀杰的合伙人任建华:“他不收了,就意味着你养出来的虫子没人要,就扔掉了倒掉了,我当时就想扔了不干了,我亲戚找我,他们对这个都不太了解,只是指望着我。”

两名黄粉虫炒种的受害者同病相怜,相约一起开拓销路。每个人都积极去想办法。2005年4月初胡秀杰听说他上海的一个亲戚要去参加广交会,就带着黄粉虫干品去找那个亲戚。

胡秀杰:“我那个亲戚他那儿有摊位,把我们的产品摆上去了,当时国内就我一家,有几个客户对这个产品挺感兴趣,回来没有几天就有个客户给我打电话。”

开始养黄粉虫时胡秀杰没想过销售的事。公司拒收后,他听说黄粉虫主要是出口干虫,就去了广交会,没想到从广交会回来不久就接到北京一家贸易公司的电话,在胡秀杰的劝说下,北京贸易公司的刘涛到他的基地来考察了。

北京贸易公司经理刘涛:“当时第一次合作他这儿基本上刚开始起步,第一单都是我们做的,刚开始厂子比这儿差多了。”

当时胡秀杰是租的厂房,条件比较差,刘滔看了以后心里并不放心。

刘涛:“批量非常少,就一吨。当时我们也有疑虑,只能说是先一批一批做嘛。”

为了能稳住这个客户,胡秀杰和任建华商量,两个人联合起来把他们俩质量最好的干虫拿出来给了刘涛,虽然胡秀杰只挣了一万多元,但过了不久,刘涛又和他签了第二笔单子,这下胡秀杰又犯愁了。

胡秀杰:“一下单就下了15吨,当时我都有点怕,咱这个产量不够。”

胡秀杰硬着头皮接下来订单,就把接到订单的消息告诉了任建华,因为15吨的量比较大,他们就决定共同筹资成立公司。

任建华:“我们为什么着急合伙做公司呢,就是为了把自己的货销下去,把自己的亲戚邻居感觉能解决了,这就算不错的了。”

2005年6月开始,他们在任建华的厂里烘干加工,在胡秀杰的厂里包装,经过3个月的努力终于顺利完成了订单。经过这两次和胡秀杰的成功合作,刘涛对胡秀杰他们彻底放了心。

刘涛:“从先交朋友开始,然后开始再做事情,最后发现确实比较稳定吧。”

接着刘涛和胡秀杰签订了一年的订单,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刘涛:“每月5吨左右,主要是欧洲和美国那边,一般主要是做鸟粮,两栖爬行类的动物也吃。”

和刘涛建立相对稳定的合作关系后,胡秀杰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只接到过一些零散的小订单。黄粉虫干虫在国外的市场他觉着还是摸不透。

胡秀杰:“不一定说这个行业能长久的能赚钱,何况是国外的市场咱看不太透,有时候就是客户需要,有时候他不需要的时候咱不能停下来。”

正当胡秀杰琢磨着想用黄粉虫的下脚料养些鸡时。有个叫李信魁的养殖户到他这里买小虫子喂乳鸽,胡秀杰一下子有了主意。

胡秀杰:“我说你这个乳鸽你喂了鸽子成本这样高,他说这个成本我可以控制住,鸽子价格很好,当时我就想,这个鸽子还是不错的,用养黄粉虫的下脚料能喂。”

胡秀杰觉得养肉鸽不错,乳鸽可以消化黄粉虫幼虫,育肥鸽可以消化黄粉虫的下脚料。但他不知道肉鸽的市场情况。就试着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大量供应肉鸽的信息。

胡秀杰:“网上发布信息以后,效果挺好的。有很多客户反馈过来,说要定我们的鸽子,但是没有,我发现这个市场还是不错的。”

没养鸽子先发供应信息,胡秀杰发现鸽子有不小的需求市场,就去找李信魁,提出和他合作养鸽子。

胡秀杰的合伙人李信魁:“在网上在信息上我没有胡经理通,就是在网上查这个信息。吃粮食的话一般十八天管出售,吃虫的话一般达到十四五天,可以缩短四五天的育肥期。”

胡秀杰让李信魁把鸽子棚搬到了黄粉虫养殖场,两个人开始合伙养殖肉鸽。因为是黄粉虫下脚料配比的饲料,不仅饲料省了钱,鸽子也比以前长得快了,一对鸽子就有十几元的利润。

胡秀杰:“喂鸽子得把这个粉碎以后和那个掺和起来做成颗粒,因为鸽子不吃散料的。”

李信魁:“原来配的鸽子料合八角六七分钱一斤,现在配这个料合三角五六分钱一斤,一斤差四五角。”

刚开始合作时只有300多对鸽子,到现在已经发展到2000多对。胡秀杰养鸽子和李信魁合作,出口黄粉虫和任建华合作。两面互不掺和,利润单独核算。但这两年国内黄粉虫养殖炒作的比较热,黄粉虫的市场越来越不容乐观。

北京外贸公司刘涛:“现在国际市场竞争比较激烈,因为国内市场竞争就比较激烈,现在大家都挤破头想出口,所以现在价格降得非常低。”

胡秀杰的合伙人任建华:“原来只是指着出口,量是有局限的,现在中国市场逐渐承认它了,包括做饲料的。”

国际上黄粉虫的市场主要是鸟粮等宠物饲料,目前食品添加剂和化工原料等其它的领域利用量和增幅都有限。而国内市场把黄粉虫和下脚料做为鸟粮和一些牲畜饲料的也渐渐多了起来。胡秀杰也准备尝试着做成牲畜饲料,给他养殖的黄粉虫多找条销路。

胡秀杰:“做这个产业吧不能抱着一个,用一条腿走路,万一要是这个产品有不畅销的时候呢,你这个工厂你就维持不下去,我就是多方发展。”

2007年1月,胡秀杰接到澳门一家贸易公司驻大陆代表孙君玉的电话,为了能取得他的信任,胡秀杰详细给他介绍了他们的出口情况,又建议孙君玉到外贸部门查一下他们的出口记录。

大陆贸易代表孙君玉:“我们查询获知他通过北京外贸往外走,走的黄粉虫的活体、干制品还有罐头,他的出口业务做得挺好,另外他对进出口这一块的知识非常懂。我们就愿意和他合作。”

2007年3月,孙君玉和胡秀杰签订了10个月50吨的供货合同后,胡秀杰就开始准备货源。这样他和任建华的黄粉虫干虫的出口量2007年就达到了110吨,光这一项就能给他们带来100多万的利润。

编导:吴兴民摄像:程诗雄

协拍:菏泽电视台专题部曹县县委宣传部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相关阅读
首阳山黄粉虫首阳山黄粉虫 专业养殖出售黄粉虫 洛阳老段长期销售(图)

黄粉虫又叫面包虫,在昆虫分类学上隶属于鞘翅目,拟步行虫科,粉虫甲属。原产北美洲,50年代从苏联引进我国饲养,黄粉虫干品含脂肪30,含蛋白质高达50以上,此外还含有磷、钾、铁、钠、铝等常量元素和多种微量元素。

黄粉虫种虫哪里有购买黄粉虫种虫哪里有购买 黄粉虫变身黄金虫 冲出国门助力脱贫

本报3月13日讯(记者郭卫艳)今日,载有10.4吨黄粉虫干虫的首发集装箱车,从汾西县康瑞莱生物科技贸易有限公司启运发往英国。这是汾西县农业特色产品首次出口欧洲,标志着汾西县农业特色扶贫产品打开了国际市场的大门。

黄粉虫有多少种类黄粉虫有多少种类 养殖黄粉虫 闯出致富路 年入十几万

一间小屋子里,错落间隙而层叠有序地堆放着很多长方形木盒,这些木盒的主人摆弄着盒中成千上万的金色小虫。这间屋子的主人就是弥三定,弥三定饲养黄粉虫,在当地不但很有名气,而且市场前景十分看好。弥三定饲养的黄粉虫。

黄粉虫养殖成本黄粉虫养殖成本 黄粉虫的养殖成本和利润分析

想要通过养殖黄粉虫赚钱,首选要了解黄粉虫养殖成本,才能对其进行利润分析。养殖黄粉虫属于一次投资,终生收益的,黄粉虫的养殖设备一般都是可以用很多年的,平摊下来在的投资相对非常小。这样就给养殖黄粉虫提供了更多的利润保障。

黄粉虫的饲养方法黄粉虫的饲养方法 不同阶段黄粉虫的饲养方法

一是不同生长期成虫对饲料要求不一样,不能混养。二是剐羽化的成虫非常娇嫩,抵抗力不强,不能食含水量过大的饲料,可适当多喂麦麸、玉米面等精饲料。三是为了提高产卵率和卵的孵化率,应供给成虫足够的营养,投喂优质配合饲料。

推荐阅读
黄粉虫做什么用黄粉虫做什么用 黄粉虫的粪便有什么用?
黄粉虫分离机黄粉虫分离机 黄粉虫的养殖前景和利润分析
新疆和田枣批发新疆和田枣批发
张立辰一曰一画视频【张立辰一曰一画视频】张立辰:中国画教学 去吴取潘
一劳永逸手表【一劳永逸手表】“一劳永逸”的劳力士手表 绿水鬼VS黑水鬼哪个好?
韩东君的敬礼【韩东君的敬礼】韩东君一个敬礼动作 为什么能有2.1亿热度?
华阴和华县华阴和华县 华县皮影戏传承人的春节:忙碌是一种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