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不再来三毛 三毛:雨季不再来

2019-06-14 - 三毛

这已不知是第几日了,我总在落着雨的早晨醒来,窗外照例是一片灰的天空,没有黎明的曙光,没有风,没有鸟叫。后院的小树都很寂寥的静立在雨中,无论从哪一个窗口望出去,总有雨水在冲流着。除了雨水之外,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在这时分里,一切全是静止的。

雨季不再来三毛

我胡乱的穿着衣服,想到今日的考试,想到心中挂念的凉,心情究竟无端的沉落下去,而对这样的季候也无心再去诅咒它了。昨晚房中的台灯坏了,就以次为借口,故意早早睡去,连笔记都不想碰一下,更不要说那一本本原文书了。

雨季不再来三毛

当时客厅的电视正在上演着西部片,黑暗中,我躺在床上,偶尔会有音乐、对白和枪声传来,觉得有一丝朦胧的快乐。在那时考试就变的不重要,觉得那是不会有的事,明天也是不会来的。我将永远躺在这黑暗里,而凉会不会找我也不是问题了。不过是这个季节在烦恼着我们,明白就会好了,我们岂是真的就此分开了,这不过是雨季冲乱着我们的心绪罢了。

雨季不再来三毛

每此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总喜欢仔细的去看看自己,浴室镜子的我是一个陌生人,那是个奇异时分。我的心境在刚刚醒来的时候时不设防的,镜中的自己也是不设防的,我喜欢一面将手浸在水里,一面凝望着自己,奇怪的轻声叫着我的名字——今日镜中的不是我,那时个满面渴望着凉的女孩。

我凝望着自己,追念着凉的眼睛——我常常不能抗拒的驻留在那时分里,直到我听见母亲或弟弟在另一间浴室里嗽洗的水声,那时我会突然自己该进入的日子和秩序,我就会快快的去喝一杯蜂蜜水,然后夹着些凌乱的笔记本出门。

今早要出门去的时候,我找不到可穿的鞋,我的鞋因为在雨地中不好好走路的缘故,已经全都湿光了,于是我只好去穿一双咖啡色的凉鞋。这件小事使得我在出门时不及想象得沉落,这凉鞋落在清晨水湿的街道上的确是愉快的。我坐了三轮车去车站,天空仍灰的分不出时辰来。

车帘外的一切被雨弄得静悄悄的,看不出什么显然的朝气,几个小男孩在水沟里放纸船,一个拾垃圾的老人无精打采的站在人行道边,一街的人车在这灰暗的城市中无声的奔流着。我看着这些景象,心中无端的升起一层疲惫来,这是怎样令人丧气的一个日子啊。

下车付车钱时我弄掉了笔记,当我俯身在泥泞中去拾起它时,心中就乍然的软弱无力起来。

相关阅读
三毛经典语录大全三毛经典语录大全 三毛的经典语录:没有人不被这些话戳中泪点!

三毛的一生传奇又瑰丽,很多人都非常喜欢三毛的文章,通过她的文章可以看出三毛的为人处世,就会越发的喜欢三毛这个人。三毛,原名陈懋平,后因嫌懋字难写而自作主张改为陈平。她1943年出生于重庆,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

梦里花落知多少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三毛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毛的爱与梦 才是真正的优雅

生命短促,没有时间可以再浪费,一切随心自由才是应该努力去追求的,别人如何想我便是那么的无足轻重了。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今天要读的这本《梦里花落知多少》,是三毛写在荷西去世之后的作品,因为这样一个重要的前提。

万水千山走遍三毛万水千山走遍三毛 《梦里花落知多少》三毛

1、有些本来是含义美好的名词,用得滥了,也就变成庸俗不堪了。才子才女满街走是一个例子,银幕、荧幕上的奇女子频频出现也是一个例子。我本来不想把这种已经变得俗气的衔头加在三毛身上的,但想想又没有什么更适合的形容。

哭泣的骆驼三毛哭泣的骆驼三毛 三毛:孤独的孩子需要爱

我并不是三毛的粉丝,但一直想写一写她,这个复杂到一言难尽,简单到一眼看穿的女人。三毛原名陈懋平,后来改名为陈平,浙江定海(今舟山市定海区)人。1943年出生于重庆黄角桠,1948年跟随父母迁居台湾。1967年赴西班牙留学。

荷西与三毛荷西与三毛 怀念三毛:她与荷西的爱情故事(黑白先生)

怀念三毛,撒哈拉的东方奇女子。她生于重庆,迁居台湾,留学西班牙,安家撒哈拉。她的文字触动人心,她与荷西的爱情感动了一代人。她的母亲说,也许她的生活、她的遭遇不够完美,但我们确知她没有逃避命运,她勇敢面对人生。

推荐阅读
荷西与三毛荷西与三毛 怀念三毛:她与荷西的爱情故事(黑白先生)
哭泣的骆驼三毛哭泣的骆驼三毛 三毛:孤独的孩子需要爱
牛膝配杜仲【牛膝配杜仲】杜仲药物配伍——牛膝
李元霸为什么怕罗士信李元霸为什么怕罗士信 罗士信和李元霸谁厉害?李元霸为什么怕罗士信?
契丹人现在是什么族契丹人现在是什么族 俄罗斯为什么总是称我们为契丹人?
索菲亚和好莱客优缺点索菲亚和好莱客优缺点有哪些?
哈文的魔偶【哈文的魔偶】问题抉择 不思议迷宫哈文魔偶问题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