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著作 季羡林:所谓学者少写些废话、谎话、大话

2019-06-14 - 季羡林

在芸芸众生中,有一种人,就是像我这样的教书匠,或者美其名,称之为“学者”。我们这种人难免不时要舞笔弄墨,写点文章的。根据我的分析,文章约而言之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被动写的文章,一是主动写的文章。

季羡林著作

所谓“被动写的文章”,在中国历史上流行了一千多年的应试的“八股文”和“试帖诗”,就是最典型的例子。这种文章多半是“代圣人立言”的,或者是“颂圣”的,不许说自己真正想说的话。换句话说,就是必须会说废话。记得鲁迅在什么文章中举了一个废话的例子:“夫天地者乃宇宙之乾坤,吾心者实中怀之在抱。千百年来,已非一日矣。”(后面好像还有,我记不清楚了。)这是典型的废话,念起来却声调铿锵。

季羡林著作

“试帖诗”中也不乏好作品,唐代钱起咏湘灵鼓琴的诗,就曾被朱光潜先生赞美过,而朱先生的赞美又被鲁迅先生讽刺过。到了今天,我们被动写文章的例子并不少见。我们写的废话,说的谎话,吹的大话,也是到处可见的。我觉得,有好多文章是大可以不必写的,有好些书是大可以不必印的。

季羡林著作

如果少印刷这样的文章,出版这样的书,则必然能够少砍伐些森林,少制造一些纸张;对保护环境,保持生态平衡,会有很大的好处的;对人类生存的前途也会减少危害的。

至于主动写的文章,也不能一概而论。仔细分析起来,也是五花八门的,有的人为了提职,需要提交“著作”,于是就赶紧炮制;有的人为了成名成家,也必须有文章,也努力炮制。对于这样的人,无须深责,这是人之常情。炮制的著作不一定都是“次品”,其中也不乏优秀的东西,像吾辈“爬格子族”的人们,非主动写文章以赚点稿费不行,只靠我们的工资,必将断炊。我辈被“尊”为教授的人,也不例外。

在中国学术界里,主动写文章的学者中,有不少的人学术道德是高尚的。他们专心一致,唯学是务,勤奋思考,多方探求,写出来的文章尽管有点参差不齐;但是他们都是值得钦佩、值得赞美的,他们是我们中国学术界的脊梁。

真正的学术著作,约略言之,可以分为两大类:单篇的论文与成本的专著。后者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古今中外的许多大部头的专著,像中国汉代司马迁的《史记》、宋代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等等,都是名垂千古、辉煌璀璨的巨著,是我们国家的瑰宝。

这里不再详论。我要比较详细地谈一谈单篇论文的问题。单篇论文的核心是讲自己的看法、自己异于前人的新意,要发前人未发之覆。有这样的文章,学术才能一步步、一代代向前发展。如果写一部专著,其中可能有自己的新意,也可能没有。

因为大多数的专著是综合的、全面的叙述。即使不是自己的新意,也必须写进去,否则就不算全面。论文则没有这种负担,它的目的不是全面,而是深入,而是有新意,它与专著的关系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

我在上面几次讲到“新意”,“新意”是从哪里来的呢?有的可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出于“灵感”的,比如传说中牛顿因见苹果落地而悟出地心吸力。但我们必须注意,这种灵感不是任何人都能有的。牛顿一定是很早就考虑这类的问题,昼思夜想,一旦遇到相应的时机,便豁然顿悟。吾辈平凡的人,天天吃苹果,只觉得它香脆甜美,管它什么劳什子“地心吸力”干吗!在科学技术史上,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不少来,现在先不去谈它了。

在以前极左思想肆虐的时候,学术界曾大批“从杂志缝里找文章”的做法,因为这样就不能“代圣人立言”;必须心中先有一件先入为主的教条的东西要宣传,这样的文章才合乎程式。有“学术新意”是触犯“天条”的。这样的文章一时间滔滔者天下皆是也。

但是,这样的文章印了出来,再当做垃圾卖给收破烂的(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白色垃圾”),除了浪费纸张以外,丝毫无补于学术的进步。我现在立一新义: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到杂志缝里才能找到新意。

在大部头的专著中,在字里行间,也能找到新意的,旧日所谓“读书得间”,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因为,一般说来,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往往只谈一个问题、一个新问题,里面是有新意的。你读过以后,受到启发,举一反三,自己也产生了新意,然后写成文章,让别的学人也受到启发,再举一反三。如此往复循环,学术的进步就寓于其中了。

可惜——是我觉得可惜——眼前在国内学术界中,读杂志的风气,颇为不振。不但外国的杂志不读,连中国的杂志也不看。闭门造车,焉得出而合辙?别人的文章不读,别人的观点不知,别人已经发表过的意见不闻不问,只是一味地写去写去。

这样怎么能推动学术前进呢?更可怕的是,这个问题几乎没有人提出。有人空喊“同国际学术接轨”。不读外国同行的新杂志和新著作,你能知道“轨”究竟在哪里吗?连“轨”在哪里都不知道,空喊“接轨”,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相关阅读
季羡林作品集季羡林作品集 季羡林的“足迹”

季羡林是我国著名的散文作家。70余年来,他的散文创作从未间断过,留下大量优秀的散文作品。饶宗颐先生说“我所认识的季先生,是一位笃实敦厚,人们乐于亲近的博大长者,摇起笔来却娓娓动听,光华四射。他具有褒衣博带从容不迫的齐鲁风格和涵盖气象。

季羡林的作品小学课文季羡林的作品小学课文 季羡林的人生“宝典”

季羡林是著名的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他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精通12国语言,是世界上很少几个能懂吐火罗文的学者之一。季羡林的人生之旅,可以给今天的人,尤其是青少年提供有益的借鉴。这套《季羡林留给孩子的人生启蒙书》。

季羡林作品季羡林作品 季羡林的儿子 70岁娶了30岁的保姆 还生了一个儿子

说起季羡林,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大学者,也是一个大师,除了这让人敬仰外,还有他对婚姻的态度。虽然他的学识非常的高,但是并没有因此嫌弃只有小学文化的妻子,他们之间相互扶持走过了六十多年。今天我们不说季羡林的婚姻。

季羡林的主要作品季羡林的主要作品 季羡林一生中重要的三件事

他是公认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一生潜心学术数十年如一日他是勤奋学习的语言大师,精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等八门外语,翻译了中外大量优秀作品他酷爱读书与写作,几十年笔耕不辍,写出了上千万字的书籍文稿。

季羡林代表作季羡林代表作 季羡林《赋得永久的悔》赏析

题目是韩小蕙小姐出的,所以名之曰赋得。但文章是我心甘情愿作的,所以不是八股。我为什么心甘情愿作这样一篇文章呢?一言以蔽之,题目出得好,不但实获我心,而且先获我心我早就想写这样一篇东西了。我己经到了望九之年。

推荐阅读
牛棚杂忆季羡林牛棚杂忆季羡林 季羡林小说《牛棚杂忆》完全解放
怀念母亲季羡林怀念母亲季羡林 季羡林《怀念母亲》读后感
朴槿惠现状朴槿惠现状 一文读懂朴槿惠一审宣判:究竟会被判多少年?
广东温泉酒店【广东温泉酒店】恒大酒店集团当选广东温泉协会副会长单位
爱新觉罗福临出家了吗爱新觉罗福临出家了吗 爱新觉罗·福临真的出家了吗?
连云港徐圩新区管委会【连云港徐圩新区管委会】连云港徐圩新区入选2020中国化工园区潜力十强首位
沈阳彩电塔夜市命案沈阳彩电塔夜市命案 沈阳辽宁彩电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