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家周汝昌 周汝昌评说红楼正误

2019-06-14 - 周汝昌

周汝昌,字禹言、号敏庵,后改字玉言,别署解味道人。中国红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诗人、书法家,是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被誉为当代“红学泰斗”。

关于贾宝玉非神瑛侍者,脂砚斋就是史湘云

红学家周汝昌

在“莫把怡红认赤瑕”一节中,周汝昌提出,贾宝玉与“神瑛侍者”是两回事,不容淆乱。绛珠是林黛玉,神瑛却不是贾宝玉,而是甄宝玉。贾宝玉为大 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块大石,因娲皇遗它不用而弃置此地,荒凉寂寞,自悲自愧——因闻得僧道二人大谈红尘中之繁华热闹,便动了凡心,苦求二师携之下凡历世。它于下凡之时,眼见仙草与侍者,识认亲切。 因自己本无“形象”遂乘便袭取了人家神瑛的身体相貌——是以成为贾宝玉。

红学家周汝昌

凡是读过《红楼梦》的人,或对《红楼梦》稍加考证,即能理清神瑛侍者、绛珠仙草、顽石几者的关系。胥惠民批驳道:

《红楼梦》的故事有两个根,一个是女娲炼石补天剩了一块顽石未用,听了僧道的对话也想到人世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的 故事;另一个是神瑛侍者帮助绛珠仙子修炼成仙体,绛珠在他下凡之后也要下凡准备以 自己的泪水报答他的甘露之惠,即“木石前盟”。

红学家周汝昌

他们的对应关系,在仙界是神瑛侍者、顽石、绛珠仙子;降生人间以后他们分别成为贾宝玉、贾宝玉诞生时口中所含之玉和林黛玉:仙凡的关系很清楚。但在周汝昌笔下,这个关系被颠覆了,神瑛侍者降生人世成了甄宝玉,顽石则成了贾宝玉;木石前盟也不 是指宝黛关系,却变成宝玉与湘云的爱情关系。

红学家周汝昌

周汝昌此说是对《红楼梦》中宝黛爱情的彻底颠覆,认为“宝’、‘黛”相遇原来从开始就是个错误,是荒谬的,注定成为悲剧。这是对原著的违背与歪曲, 也是广大读者所不能接受的。

史湘云飘洒超脱,豪爽直率,侠义心肠,是《红楼梦》中受到读者一致喜爱与赞誉的少女形象。读者学者甚至认为史湘云足可以与宝钗黛玉鼎足而三;随着时代的演进,在对异性青年读者所作的问卷调查中, 史湘云的‘人气指数’已经超出钗黛而独占鳌头。

周汝昌也“喜爱”史湘云,并发展至极端,得出史湘云就是脂砚斋,并最终嫁给贾宝玉的结论:

由此而言,湘云在原著中的命运是阴错阳差,经历了各式各样的苦难遭遇,先嫁了甄宝玉(也许是因相貌相同,误认为自己幼少时的贾家表兄“二哥哥”,以后再继变故,几经曲折,终于得与“假”玉、真兄怡红公子重逢,结为夫妇一“因麒麟伏白首 双星”。

浙江大学的姜亮夫教授,少年时候在北京一所中学的图书馆里借了一部《红楼梦》 抄本,后面写贾宝玉经过了林黛玉的悲剧 (林黛玉是早死)、薛宝钗的悲剧(结婚以后也早死了),遭遇了万种困苦、艰险、不幸,最后和史湘云重新会合,结为夫妻。

首先脂砚斋是个女的,女的确定下来以后,根据我刚才讲的种种线索,应该是史湘云。

简直是让读者一头雾水、困惑不解。婚姻大事, 岂能儿戏,聪慧任性的湘云,怎会认不出少年时在大观园中常相接触的表兄。而且姜亮夫所读之《红楼梦》 抄本,应是《红楼梦》续书之一种,怎可与原著情节相混淆。

徐乃为反驳周汝昌此说,首先从《红楼梦》中最有谶语预示作用的画、诗、曲去探析史湘云的结局, 丝毫也看不出湘云醮归宝玉的影迹;再从《红楼梦》 中诸多细节皆可证明湘云与宝玉并无婚恋关系。对于脂砚斋的身份,他认为“应当是早年习过科举,精通历代典籍,又是酷嗜小说戏剧,对小说艺术有独到感悟的人。

在封建杜会里的长期受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禁锢压迫下的女子,有这方面的学识才华是不可能的。周汝昌将“湘云即脂砚”视为“平生在红学上,自觉最为得意而且最重要的一项考证”, 然而这一命题确实令学界、读者感到难以接受。(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周汝昌怎么评价王熙凤周汝昌怎么评价王熙凤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怎样评价史湘云和王熙凤

周汝昌曾说他多次研读《红楼梦》,多次品评书中的人物,他认为曹雪芹脂砚夫妇,后来落拓,仍旧傲骨峙嶒,感于世情的冷暖,不愿意低声下气的求人。这其中的意思就是,周汝昌认为史湘云就是曹雪芹的妻子。周汝昌认为史湘云之于贾宝玉。

周汝昌红楼梦讲座周汝昌红楼梦讲座 冯其庸、周汝昌:两位泰斗之争 半部红学史

周汝昌、冯其庸,两人因《红楼梦》而产生的交往及其后因学术歧见导致的交恶,乃至于老死不相往来,不可避免地重新成为文化看客们唏嘘的话题。严格来说,与1940年代即已对《红楼梦》颇下功夫的周汝昌相比,冯其庸进入“红学”的时间要晚得多。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 红楼梦疑——周汝昌红楼梦新证探轶

红楼梦疑(一)上世纪初,胡适之先生发现曹雪芹生前好友敦诚的《四松堂集》,其中有几篇诗明明白白写的是曹雪芹,从而将考证曹雪芹推向了新的高度,而胡适之先生根据线索推断敦诚之弟敦敏有《懋斋诗抄》且很有可能有关于曹雪芹的重要线索。

周汝昌解红楼梦周汝昌解红楼梦 其实 胡适和周汝昌根本就不懂《红楼梦》!

悼红轩重忆红楼梦脂砚斋再问石头兄“踢馆函”扔在“中国红学会”已第365天,今天是最后一天“约战函”扔在“北京曹雪芹学会”已第307天。提起《红楼梦》,有人建议笔者看一下胡适和周汝昌的开山之作《红楼梦考证》和《红楼梦新证》。

周汝昌红楼梦周汝昌红楼梦 周汝昌根本不懂《红楼梦》!

聂绀弩先生对周汝昌《红楼梦》研究的评价,真是一针见血!周汝昌周汝昌与聂先生有着非同一般的交往。他在《红楼无限情周汝昌自传》中有一节文字《聂公邀我进燕都》对此有着生动的记述。他在这节文字中说“他是我的知音。

推荐阅读
周汝昌解红楼梦周汝昌解红楼梦 其实 胡适和周汝昌根本就不懂《红楼梦》!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 红楼梦疑——周汝昌红楼梦新证探轶
意大利游学意大利游学 走进全世界最浪漫的花园
丧乱帖高清【丧乱帖高清】58岁郑智化晒书法 临王羲之《丧乱帖》 行书飘逸潇洒
一鸣惊人的意思一鸣惊人的意思 迟早会富起来 一鸣惊人的三大生肖!
金钱草排石金钱草排石 排石颗粒和金钱草哪个效果好
三垟湿地公园要门票吗【三垟湿地公园要门票吗】温州“绿肾”三垟湿地公园投资超百亿 要建五板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