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门寺什么日子不能去 内心如何静:云门寺禅七体会

2019-01-08 - 云门寺

最近心一直很浮躁,时刻都在动,总是受外界影响,不专注,也很难安静下来,这种状态不是焦虑、不是忧虑、也不是压抑或者抑郁,就是浮躁,虽然没有太大危害,但是也不理想,一是不放松,人就像是一架思考的机器,从早转到晚,会时常感到疲劳,二是不专注,如此不得闲的思考,因为不专注也没有产生很大价值。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很想静下来,但是一直没有太好的方法。

云门寺什么日子不能去

近日得缘,有机会在15年底,16年初来到韶关云门寺禅修一周,受益匪浅。

先从腿开始说起。这次前后打坐持续七天,第一日起七,从晚上六点开始,最后一日只坐了早课香,中间五日从早到晚很完整。期间主要的精力都在和腿疼上消耗精力。

云门寺什么日子不能去

第一日

第一日,从晚上六点开始,坐到接近晚上12点。一开始精力尚好,头两柱香,还能坐得住。后来就腿脚发麻,因为头一次进进禅堂,不是很懂禅堂规矩,在禅堂里不敢随便乱动,腿脚也不敢动,虽然很麻,就生生的忍住,腿脚发麻感觉一只脚就仿佛有一尺多厚,到最后,腿脚发麻已经无法动弹,竟生出一种腿脚不是自己的感觉,倒是有那么一刻仿佛是看一件其它东西、不像是自己的身体。

云门寺什么日子不能去

等敲板子一炷香结束的时候,需要用手把腿脚搬开,放到地板上,才能下地开始走路。第一日就发现疼的总得左腿,右腿好很多,总是左腿疼痛发麻难以忍受,一直到第七日结束都是如此。

第二日

第二日,早上4:20开始到晚上12点,到第六日都是如此。第二日是整个过程中最难熬的一日。第一日生生忍了一晚,第二日早起床的时候,腿脚依然有些许发酸。第一日晚,下着小雨,阴冷,穿了毛裤,感觉是穿的太厚,打坐腿脚受了束缚,第二日脱了毛裤,希望能有所好转,竟然发现毫无改善。

云门寺什么日子不能去

第二日坐香,往往是没坐多久就开始发麻,思量着如何能生存下来。既然来了,就决意要做完一个七,不想中途退出,半途而废。就开始东张西望,看其他人如何打坐。绝大部分人都做得很稳,似我这般坐不住的人很少,内心颇为惭愧。也毕竟发现个别不是很能做的住的人,发现在毯子之下腿脚还是可以动动的,而且有时候也可以不用盘起来,而且不会被打香板,香板主要打向昏沉之人,不太打向坐不住之人。

有了这个发现,就有了一条退路,再也无法回到第一日生生忍住的意识了,知道自己有了一条退路,就无法再下决心去吃大苦。当时尚无此意识,只是知道自己能够有机会能坚持到一个七结束了,自己会尽量坚持,坚持不下去再动一动。谁知这个退路使得自己无法做长久坚持。

这一日下来,从早到晚,每支香越来越坐不住,动的越来越多。坐一下就酸疼,就想动一动,动一下就缓解一下,没多久就又酸疼,又想动一动。这一日下来,颇为辛苦,竟比第一日感觉还要辛苦。这退路并不是一条好路,也很辛苦,一日下来,只是熬了一日,受了一日苦,不知自己有何进步,也不知明日会有何进步。

第二日,朋友转发微信文章一条,“打坐如何降服其腿”,里面有南怀瑾老师的说法,关键是前三秒,看住觉受。半夜泡脚的时候,仔细参详了一下,颇受启发。尤其其中一段话“后来为了降服这两条腿,住在一个庙子里,一个人关在藏经楼阁上练腿,那也是炼心,盘起腿来硬熬,心里求菩萨帮忙,大概熬了五六天,那真痛苦!

连这个腿都降服不了,还降服其心?” 南老师当时也是疼的,也是硬熬,也稍觉安慰。腿都降服不了,还降服其心?也激发了我的斗志,难道连两条腿都收拾不了?”心里求菩萨帮忙”也给了我启示,这是禅堂,有道场,佛菩萨会加持的。决定第三日,念阿弥陀佛名号,尽量坚持不动。

第三日

第三日,按第二日晚所想开始实践。默念阿弥陀佛名号,只念佛号很容易走神、昏沉,边念边计数,阿弥陀佛,一,阿弥陀佛,二,阿弥陀佛,三……一路念下去。通过念佛号,注意力可以相对集中到佛号上,对疼痛的注意力得到了分散。念佛号也可以加强意志力,这意志力和信心直接相关。这些都是预先想到的。

除此之外,这么念下去,倒是有个意外的发现,通过念佛号计数可以做到相对计时。禅堂中看不到钟表,不知道时间长短,主观感受非常不靠谱,疼痛难忍的时候时间感觉更加是扭曲的,在对未来无所估计、无所预期的时候,很容易看不到希望,放弃,也就是动一动。

有了相对计数的话,就可以有个大致的时间估计,比如上一次坐了50个计数没有动,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50,这样就会逐渐进步,不会回退。

而且有了计数手段,可以给自己定小目标,就像长跑可以定阶段性目标一样。上次做到50,下次是否做到80。感觉好的时候,做到了150,下次感觉不好的时候,也尽量坚持到150,这是自己能做到的目标,一定要努力坚持,只要忍住,肯定是能做到的。

第二日,从开始50个计数,逐渐做到300个计数,一个小时的两只香大约是800个计数左右。这个计数也是相对的,随着疼痛逐步得到控制、念佛号越来越熟练,最后两日,一个小时大约念到1200个计数。

第三日其实是最疼的,前两日晚上回去泡完脚,很疲劳,直接就睡着了。第三日晚上,腿脚酸疼,腰背也有些许疼痛,躺在床上无法长久保持一个姿势,经常来回翻身,翻来翻去就睡着了。然而第三日却远比第二日感觉好很多,因为第三日一直能感觉到自己的成长,每支香都能感觉有所进步,甚至某些长香,当中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第三日结束,对第四日充满了信心。头一次产生了坚定不虚的信心可以做完一个七。

第三日中,在不断和疼痛对抗、坚持忍住的过程中,随着距离设定目标越来越近,疼痛不断加深、需要越来越大的意志力,开始出现发抖、大汗的的现象。第四日需要脱掉毛衣。

第四日

第四日,满怀信心的来到第四日,对第四日也充满了期望,会有什么发现呢?在打坐方面依然在逐渐进步,能够坐的更久,更重要的是能够适应了疼痛、学会了和疼痛共处,可以分出一些精力来观照、参悟。

第四日中,也能够更多的去聆听班首师父的开示,去思考开示的内容。疼痛依然还在,或许轻了,或许重了,我不知道,也不知道如何能客观的衡量疼痛的感觉,腿子或许有进步,或许没有,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我比前三日能够坐的住了,我能够和疼痛共处了,我的意识和疼痛有所分离了,疼痛不再是意识的全部的,有时仿佛是在观察一个第三者似的,然而当疼痛加剧逼近忍耐限度的时候,疼痛又几乎变成了全部。几乎是全部,但不是全部,因为还有精力念阿弥陀佛。

中午法师鼓励可以继续精进,每次打坐尽量只换一次腿,目前还做不到,需继续努力才行。有目标才有进步,下午继续努力,虽尚未达到师之要求,亦感觉颇有进步。道路是艰难的,前途是光明的。亦有班首师父说,这几日是腿子最疼的时候,需要坚持用功,否则第三个、第四个七也很难。庆幸自己有师指点,自己尚能用功,不断进步,亦惆怅一七不尽即将离开,不知二七、三七是何滋味。

有师父开示,要坐得住,眼睛闭上,耳朵关上,向内要放下妄念,用功,发长远心。这几日一直在和腿子斗争,又对禅堂诸般仪轨和各位师父法相感兴趣,禅堂又寂静,倒是显得颇为耳聪目明,对外一举一动、一声一响都颇为敏感,心随诸尘而动,又需应对疼痛,颇不宁静,需闭目塞听,反观内心。

眼睛一闭,无视觉输入,一片寂静,又无声音干扰,思维烦扰,又不想思,参话头又不知其法,还要放下妄念,又要用功,观啥呢?观腿子吧,想不想都要想它,那就好好观观他吧!

这个腿子是谁的?是我的么?没有这个腿子,我还是我,会有些不方便,但是我还是我,从本性来说,我还依然是完整的。这个腿子要是我的,为什么不听话?我的杯子,说摔碎就摔碎了,橡皮泥,想捏成啥样就啥样。就这个腿子,让他坐在这里不准动,他就要闹点意见,一直嚷嚷着叫疼,非想动一动不可。他是我的,又不是我的。就算我把他收拾服帖了,他最终也要随着身体这个臭皮囊离去,终究也不是我的。

他终究不是我的,那我又为啥要练他?我受这些疼,花这么些时间,为什么?那么多祖师大德都要如此打坐,又为什么?这其中必有道理,必有种种好处,且信不疑。单从自身,就颇有体会。虽是练腿,其实练心。腿疼带动心动,心动腿难定,心浮气躁,周身不得静,坐卧不宁。腿疼心不动,就能坐的安稳,还能调心、观照。

人世间各种苦甚多,需要与苦共舞,了解他、感受他、关照他、处理他、从中解脱。不见苦、不吃苦,如何从苦中解脱,苦一来,就会苦的受不了。腿疼这点苦和人世间种种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何况实在受不了,伸一伸腿就可以缓解。从这小苦中,观念、观心、修心进行修行,是何等的方便和划算。

第四日腿部疼痛开始上移,膝盖上部、大腿开始疼痛。行香的时候需要跨大步、走的快才能活动到疼痛部位。听法师开示,多位法师讲到过行香,行香行的好,身体活络,打得好出去也不冷。行的好,才能坐得住。以往佛学院有的学生打七很用功,腿脚风湿明显好转。

也认识到行香不止是活动腿脚,也是在修行,静坐休止,行香可以修观,行香也是禅七重要的修行活动,不是放风休息。开始注意行香的走法,除上厕所外,也不在行香期间外出。也有法师讲到“起”字来源,讲到善财童子见弥勒佛,喊起字开门的典故。

第五日

第五日,继续坐香、行香。打坐较第四日明显好转,能够静坐不动的时间越来越长,到五日下午,已经基本能够达到法师要求,中间换一次腿就可以坐完一枝香,到了晚上,有些30分钟、40分钟的短香,不需要换腿就可以一直坐到结束。每支香结束,下地行走也比前几日较为快速、容易。

有法师开示,谈到是风动,是幡动,还是心动?是腿疼,还是心动?什么时候腿不疼了,就入门了。

继续观察腿,今日也有新的体会。腿疼,为什么心控制起来这么难?腿坐着会疼,腿伸直了就不会疼,挪一挪、动一动,也会能缓解一下,伸出去并不难,挪一挪、动一动更加容易。所以总想伸出去,伸出去就不疼了。心中总是存在这个贪念,贪图这伸腿的解脱,这颗心,除了忍住疼,还要控制这贪念。单单忍住疼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控制贪念,这两样哪一样也不容易,还要一起控制,更加不容易了。

如果不是打坐,因为疾病原因,疼痛难忍,自己无法有效止疼,是否就无贪念,可以一门心思安心止疼呢?也未必,因病而疼,或无方便止疼的贪念,但是嗔怒之心或起,为什么我会得这个病,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没早点治疗,如此等等,疼痛加上嗔怒,又无方便解脱法门,只怕更加难受。

有师父说,今日禅七第五天,腿应该是比较疼的,师父们腿也会比较疼。听了稍觉安慰,我的腿也疼,但是比起头几日,又有所不同,头三天,腿动一动、挪一挪就会舒服一些,今日发现腿有些疼、麻不舒服,可是动一动、挪一挪也不会更舒服,新位置、新姿势没多久会感觉更加不舒服,要动就要很频繁的动,还不如继续坚持下来。坚持看起来是个笨功夫,却是个更好的方法,动来动去既不解近渴,又无法解决长远问题。聪明人啊,总被聪明误!

粗观一时,慢慢的可以观察的稍微细致一些。晚上坐香很好,经常能做很久不动,一枝香未尽,欢喜心已起,这支香甚好,可以很顺利的坐到结束。念头一起,腿就开始疼痛,而且难以忍耐,这欢喜心倒像是开了痛苦的闸门似的。疼痛难忍,又不想前功尽弃,还想一枝香做到底。浑身发颤,大汗淋漓,直到香板敲起,一枝香结束。

又如,时常坐香到最后,腿脚酸痛,难以忍受,只等结束香板想起,腿脚得以伸展,疼痛可以缓解,及至结束声响起,腿脚顿觉轻松。就在此时此刻,腿脚未动、姿势未动,只一香板声响,疼痛感觉迥异,为什么?心不同了,前一刻,苦熬日子待解脱,此一刻,腿未解脱,心已解脱。心不痛,腿亦不痛矣。是腿痛,还是心痛?

除了练腿,今日也开始闭目塞听观心,这么简单的闭上眼睛的事情,竟然发现对于我来说是出奇的难!眼睛闭上没有多久,心里就像小猫抓痒痒一样,难以忍受,总想睁开眼睛看看。

这禅堂是非常简单的,看了这么几天,都清清楚楚的,有什么好看呢? 看看监香师父走到哪里了,走几圈了,判断一下一枝香坐了多久?看了又有啥用呢?走的少,心里发急,没有信心坐不住,走的多,知道一枝香快结束了,等着尽快结束,也发急,左右都是发急,何必要看呢?而且念佛号计数也是大体知道一枝香坐了多久的。没有理由睁眼去看,可是就是想睁眼去看,无明的就像睁眼去看。

就像总想在网上看帖子、微信刷朋友圈、刷微博、看邮件,明知可以不做,可是偏偏就想去做,不去做就心痒痒、痒痒久了就难受,不得不做。尤其是听到旁边有呼噜声,有打板子的声音,更加想去看一看。

这一日,闭目竟然比打坐还难,能坐得住,竟然眼睛闭不住。还好前几日应对腿疼已经有经验,定规矩吧,100声佛号不准睁眼,遇到整数可以睁眼看一下,放弃机会等下一次。如此这般,从早到晚,已经颇有成效,腿能坐住的时候,眼睛就能闭上。

腿坐不住,眼睛也闭不住,经常需要先放弃一样,是睁眼看看呢,还是腿动一动呢?腿和眼看来无关,腿疼和闭眼、睁眼更加无关,为啥在腿疼难忍的时候纠缠到一起了呢?都需要心力,腿疼要心力控制,闭眼也要心力控制,心力不足,两者都难!

睁眼外看,是贪图眼界观色,产生妄念,习惯了妄念,竟然不习惯清净,一旦没有外界刺激,竟然不知如何是好。眼睛闭上,心依然向外,对外界微小的动静异常敏感。强制关闭眼睛,慢慢适应下来,心才慢慢的向内观照。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一开始是强行规定,甚至允许腿脚动一动,也要闭上眼睛,到了晚上就有进步,可以坐一枝香,就是打开眼睛看一看,也觉得兴趣不大,很快就闭上眼睛了。一个小小的规矩,就可以产生一些定力,进而产生观照的能力。严格的戒律所产生的力量可以想象,戒定慧,由戒生定,由定生慧,所言不虚。戒律难行,生活中亦可针对具体贪嗔痴行为,制定具体规矩,约束妄念,生发定力,稍长智慧。

有法师开示,修行最难的是什么?家贼难防,家贼把自家的东西往外搬,挥霍掉,把自家搬空了,也就搬垮了。什么是家贼,各种妄想念头是家贼。要下功夫,无论方丈、班首师父、每个人都要下功夫,才能。功夫下深了,叫风雨不透,什么叫风雨不透,比如太阳出来了,就想出去晒个太阳,这个功夫就透了。这个说法听的人只汗颜。

以前听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然而功力不到,不是事事关心,反而是事事乱心,事事烦心!一点风吹早动,就心猿意马,这哪里有些许功夫,有的只是反应能力,就像是一架机器被外界环境所驱使。

第五日,身体慢慢感受到一些变化,在忍耐的关键时刻,依然会浑身发抖,大汗淋漓,然而腿脚、身体已经感觉有暖意,行香、休息时候腿脚也很容易恢复,不似前两日般疼痛,晚上睡觉也较容易。第四日下午放屁开始增多,到第五日晚上尤为明显,养息香的时候,体内有气向下流动,不似平时放屁,倒是一个一个气泡一般向下不断排出,晚上坐香效果较好,容易坐得住。

有法师说“久坐必有禅”,只要坚持坐下去,和疼痛相处,观照念头,听法师开示,如法修行,总能不断受益,短短五日,已有诸多收获。

第六日

初步解决生存问题之后,开始考虑小康问题。第六日开始考虑如何更进一步,尝试坐香的时候不念佛号,离开佛号的加持,离开佛号计数带来的时间观念,离开分解目标的驱动,看一看究竟如何。不念佛号大约可以坚持半支香左右,半支香之后,若不念佛号,难以坐住坚持到最后,依然需要念佛号来帮助。

不过这依然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心力提高了,可以坚持半支香,但是还不足够,假以时日,或许可以更进一步,不过,这次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的打禅七活动很快就要结束了。

有些短香几乎可以不念佛号坚持下来了,但是到了最后,疼痛难忍,不知这支香何时结束,又不愿意放弃松腿,默念佛号阿弥陀佛,浑身发颤,越来越厉害,大汗淋漓,越出越多,佛号越念越快,唯一念头就是等这支香结束,求得解脱。及至磬子响起,这支香结束,两腿向前伸开,长出一口气,结束了,解脱了。

刚一解脱,猛然醒悟,人生何似一枝香。初时安逸,杂念横生,中有酸疼,略有压力,及至末了,疼痛缠身,百般难熬,毫无乐趣,唯求解脱,求解脱亦不可得,时机命悬于外,无论所有,毫无助力,唯有求助力于外,或念阿弥陀佛,或求他力,时刻一到,两腿一蹬,香尽人散。即便求助力于外,如无信心,亦无有所助。

念及生死,虽香已尽,淋漓大汗不得终止,临终了疼痛、无助、求解脱、不得解脱、等待,场景历历在目,久久不能散去。时至今日,回想起来依然心动不已。

我的一枝香如此艰难困苦,各位师父、老修居士端坐不动,观照内心,一枝香平平稳稳而过,内心修为不断增长。都是一枝香,每人一枝香各不相同。

第七日

大和尚每日开示都提醒人生无常,要勇猛精进、珍惜每一日进行修行。今日就要离开云门寺了,初七也未能完成。所幸每日用功,从早到晚,也颇有收获,虽不能继续精进,也不留遗憾。

做完早课香,休息一下就要返回了。即将离去,杂念颇多,心思已经飞出寺庙,开始考虑诸多杂事,这最后一枝香坐的颇不容易,心思时放时收,静一下,就开始妄想,妄想起来了,坐不住了,就开始努力收心、内观,又慢慢静下来起,妄念又起来了,如是反复。

即将离开寺庙,或许这就是俗世的新常态。世界熙熙攘攘,扰动其心,无法避免,既如此,那就多存一颗观照的心,观照当下状态,善为处理,这既是有益做事,也是一种修行吧。

这是临走最后一课。

尾声

这几日的打坐、禅修,只是想放空自己,尽量静静的坐着,没有刻意的去考虑心如何能静下来,却反而有了很大收获。

为什么思考起来不得闲?因为贪念,这个贪念不是物质、不是财富、不是看得到摸得着的,而是对知识的贪念,贪图新的知识,贪图新的思想,贪图思考过程带来的快乐。因为这个贪念,总是不停要去看书,看资料,看新闻,看信息,去思考看到的这一切,沉浸在其中自有快乐,还有身边朋友给予的认可、鼓励和支持。

于是越陷越深,不得自拔。这种贪念和贪图美食、贪图游戏,本质上并无区别,都是在不断的追求感官上的刺激,所不同的是美食是味觉,游戏是触觉,贪图知识追求的是意识上刺激。

甚至更糟糕的是,贪图美食、游戏很容易被发现,而贪图知识具备极强的隐蔽性,还往往被大家认为是一种良好的习性,被接受、认可和鼓励。如果不是在一个反思贪嗔痴的环境中,何时才能发现这个问题呢?

因为贪图知识和思考,沉溺其中,脑子已经形成对知识和信息的自动加工、处理机制,很容易快速形成概念、分析、判断、结论和种种可能性。因为长期沉浸,足够熟练,这个过程几乎不受主管控制就会进行。思考带来名相、概念,产生区别心,这些思考的产物,又是自己制造出来的,产生“有”的心,喜爱心、欢喜心,然后是执著心。

因为执著心,不容易接纳别人,反而容易引起争执、起嗔怒心。这个过程和人们争夺物质过程毫无二致,但是更糟糕。物质的争夺、转移带来有益的物质生产活动和商业流通活动,也容易产生收敛的结果。思想上的执著、嗔怒带来更大的伤害。何况,这是无意识的思想活动,不是有意识创造性的思想活动。

这个贪念如何降服呢?认识到这是一种贪念就是一把利剑。为什么贪图知识呢,因为有趣,还因为自豪,因为大家认可,产生内在价值感。认识到对知识过度的索取是一种贪念,就消解了它的自豪感,消解了它的内在价值感,消解了索取知识的动力。因为体会之深,痛感体会之晚、痛感这贪念的危害,对过度索取知识、追求快感这种贪念产生厌恶,也一定程度上对冲了它的有趣和刺激。

难道只是金银如此?知识不也是这样么?多少先贤的满腹经纶不也烟消云散了么,又有哪个能带走呢?

心经说:“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不止物质如此,知识、思想也是空。文字如此的简单、清晰,耳熟能详,然而产生这样的体会又是如此之难!对物质贪欲的批判使人很容易对物质产生认识,然而对知识的追捧又使人难以对知识有着完整、清晰的认识。

引以为豪的价值被消解了,还带来了愧疚和负罪感,怎么办?知识被从神坛上请下来,但是并不应该到地狱里。产生问题的不是知识,是对知识追求的心。 对知识追求并无问题,有问题的是对知识无节制、过度的追求。对知识过度的追求或许也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追求知识用来满足意识的刺激。

那么贪念的边界在哪里?期间有法师开示,财富、知识都是空的,都带不走,唯有业力可以带走。很有启发。知识不只是头脑里的游戏,知识产生改变世界的力量,人们赞美知识、推崇知识是看重知识带来的善果。先贤们带着满腹经纶走了,然而留下种种善果造福社会。

对知识的追求,不应受贪念驱动,要由慈悲心指引,受定力约束!

向法师请教,如何得定,如何得静,由静生定还是由定生静?法师开示,可以由静生定,也可由定生静。似我这般情况,由定生静较为可行。如何生定?需要定于某一物上,此物应为中性,不可太近于俗务,否则不但无法生定,往往频添许多烦恼,或念佛号、或诵心经都可行。

有法师开示,要放下妄念,用功,发长远心。不静、不定往往是妄念作怪,如能放下妄念,当能得静、得定,放下妄念何其困难,若能一心用功,妄念自当退避。然而妄念不能放下,又如何能一心用功呢?发长远心就可带来力量,推动用功。

打禅一周,已经渐渐能静心坐住。这是在寺庙里,不考虑俗务,不考虑生活,不考虑家庭,不考虑工作,衣食住行都不用考虑,早上四点到晚上十二点,基本都在禅堂,一人一塌,一米见方,没有书、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外界刺激,离开寺庙,回到日常生活中。种种事,种种人,种种信息,种种刺激环绕周围,躲不开、避不掉,不得不看,不得不想,不得不做,如何得定?如何得静?

打禅一周难道就是一周清净?经过了就是经过了,不会再回到从前,不会一点痕迹不留。这一周产生了哪些印记?

内心得静的问题能解决么?问题必须得到解决,问题必将得到解决!

相关阅读
韶关云门寺求什么灵验韶关云门寺求什么灵验 广州人在韶关去南华寺还是云门寺拜神好?

韶关南华寺是著名的佛教禅宗道场,里面至今保存着唐代六祖慧能大师的金刚不坏肉身。云门寺是禅宗“一花五叶”之一的云门宗开宗道常你怎么说去这两个寺里拜神呢?寺是专门供佛的地方,庙才是供神的地方。你要是想求财。

韶关云门寺怎么去韶关云门寺怎么去 千年古刹云门寺农禅并重僧俗齐收福果出坡(图)

秋收时节,广东千年古刹韶关云门禅寺阳光普照。11月1日,近200名来自香港、澳门及内地的香客以及云门寺僧众,在该寺方丈明向大和尚的带领下,齐收福果(收割水稻)。岭南千年古刹云门禅寺“农禅并重”插秧忙千年古刹云门寺农禅并重僧俗齐收福果出坡记者在云门寺稻田里看见。

云门寺求什么最灵云门寺求什么最灵 颜珂到云门寺调研

5月23日,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颜珂到云门寺调研。县委书记钟沛东,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简连英,市、县民宗局负责人等陪同了调研。颜珂一行参观了佛源老和尚纪念堂、释迦佛塔等场所,对寺院内部规范化管理和宗教文化氛围等给予了充分肯定。

韶关云门寺是求什么的韶关云门寺是求什么的 韶关乳源云门寺方丈“卖字”济贫

这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能帮到人,就最开心了。16日一早,在广东千年古刹韶关乳源云门寺方丈室里,该寺方丈明向大和尚一边在案台前铺纸磨墨,一边转头告诉记者。随着明向大和尚一笔而下,如行云流水般,一个大大的福字很快便跃然纸上。

云门寺有哪些景点云门寺有哪些景点 云门寺:昔日胜地何时重焕光彩

201812190914柯桥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郦曼丽通讯员孟文娟在绍兴城南十五公里的平水镇平江村秦望山麓脚下,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千年古刹云门寺。殿宇散落于村居间,门户低矮,显得内敛与单薄。

推荐阅读
云门寺桂花潭云门寺桂花潭 广东云门寺:桂花潭深处竹林风(图)
韶关云门寺是求什么的韶关云门寺是求什么的 韶关乳源云门寺方丈“卖字”济贫
比熊犬掉毛吗【比熊犬掉毛吗】比熊犬好养吗?比熊犬掉毛吗?
潘毓桂与宋哲元潘毓桂与宋哲元 宋哲元简介
闪电湖冬季闪电湖冬季 闪电湖|我来过你的春夏秋冬
流水别墅设计理念流水别墅设计理念 经典永流传 流水别墅
火影忍者ol网址火影忍者ol网址 《火影忍者OL》手游如何在2019年掀起新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