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著作 一生耽于诗词的父亲周汝昌

2019-06-14 - 周汝昌

父亲周汝昌在外人眼里是红学家,在我心中却是诗人,他一生都没有离开过中华传统古典诗词,其创作数量之富,内容之繁,连我也说个不清。

父亲“小时侯干的营生”,就是爱上了诗词曲,如同着了迷一般。他一生耽于诗词,从无悔意。父亲曾自述道:“我自十五岁知有长短句之体,酷爱之,自此锐意为倚声之学,了无师承,擿埴而已。少年意气,苦慕两宋词人。”又说道:“我从小酷嗜曲词,十三四岁自学写作,所见古今长短句,留心玩索,对学人之词、哲人之词、文家之词、杂流之词,其上品也只生敬仰心,而少爱惜情,顾独好词人之词。”

周汝昌著作

自幼年始,父亲就把自己的诗作装订成册,起个“美名”,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五十年代“批判胡适俞平伯运动”止。父亲之八堂兄名爱庐,其生平不轻许人,独对父亲称道愈恒,引为荣耀者也。他曾为父亲《细雨檐花馆词》题词道:“弟所为词风流跌宕,潇洒不群,如水流花落,毫无滞相。”天津南开高中父亲的国文课教师孟志荪先生则题词,曰:“参透禅宗空色幻是真情种是诗人”。

周汝昌著作

父亲最早的诗集《乱韵诗存》,其不仅仅保留下了父亲最早的习作,还记录下了父亲学诗的“脉络”:先绝句,后律诗,再词令。那时父亲不过十几岁,即尝试了绝句与律诗之作,自学作诗填词,一首“春怨吟”像极了“葬花吟”,小令的句法则像“柳絮词”!

周汝昌著作

最奇的是父亲还有一组题“石头记黛玉之死”,这真让人大感意外,大呼痛快!有人以为父亲四十年代才涉“红”,不想此时他已然是个“红迷”了!应该说这是少年父亲最早的读《红》诗,是对《石头记》最早的理解也是感发。

周汝昌著作

父亲真正步入诗词正途,大约是在1941年左右。这一年在燕大读书的父亲得以选修顾随老师的唐宋词选课。父亲回忆尔时情形,历历在耳目间,“胸臆大开,倾倒不已”,受益终身。他说听顾先生讲课,是一种享受,一种福缘,一种灵性升华,一种百感交集。

顾随先生在父亲第一次习作上面即用朱笔圈点,逐句批过,其末后两行行书字,道是:“统观六章,作者之细心敏感,流露于字里行间。时时揣摹大家之作,字句再能运棹自如,则层楼更上矣。勉之。”

1941年冬,侵华日军封闭解散了燕京大学,回到故里乡居的父亲与顾随师开始了鸿雁传书,既诗词唱和,又友情共勉。他们以研文论艺相为濡沫,大慰孤独之苦,亡国之痛,其爱国之丹,隐耀于宫徵之间,无人能知。在顾先生的指点下,父亲诗作大有进展。不久顾随先生有云:“大作诗词真有进益,可喜。”父亲把此一阶段的诗作汇集成册,取名为《沦陷集》。

1947年,尔时抗战方告胜利,父亲出任津海关一小职员,此时与津门词人寇梦碧先生相交,寇先生发起建兴“梦碧词社”,父亲应其号召,入社缔盟,唱和之缘,推敲之契,自兹为始。寇先生长父亲一二岁,于词学为先进,下笔必以宋贤吴文英、王沂孙为仰止,不屑阑入明清俗习,其标的之高,才藻之俊,命意之深,风调之雅,在父亲目中所罕见。

彼时,他二人皆不过二十余龄,虽属少年,而于词章,寝馈则久。寇梦碧先生才高眼高,于父亲亦未尝白眼以待,深相契许。

1947年的秋天,父亲重新考入燕园。一日,父亲持诗求教于邓之诚先生,获得好评,有曰:“五六倜傥浑成”,又谓次首“颇有一气呵成之妙”,又云:“诗格微近玉谿,即从此入手,多读多作自当猛进。”父亲得到诸多师友的称道,自是奋勇前行,精进不息。

1948年,父亲得以与大词家张伯驹相识,后又成为京城诸老结成的庚寅词社、稊园诗社、咫社之社员,大开眼界,大为裨益。其常与夏枝巢、高潜子、关颖人、陶忆园、李响泉、秦仲文、傅治芗、许季湘等名流相聚,齐观紫云出浴园、展子虔遊春图、张好好诗卷、王石谷雪山长卷、黄鲁直草书禅语长卷等不世之神品,不但誌眼福,接踵而来的是习社课。

1952年,父亲入蜀执教四川大学,此一阶段的诗集取名为《窜身集》,父亲说:昔少陵有句云:窜身來蜀地。故取二字以名焉。然少陵之来,乃避地求生,余此来虽亦若家鲁迅先生所云:擎媍将雏髩有丝,而其志则以服务人民为要……少陵乃吾民族最伟大之诗人,余平生所取敬仰师法来居锦里,其寓北去万里桥不数武入城所必由。

每过则少驻足,以病耳听江声激壮,西望则缅怀江曲神注草堂……是吾能来此,得去少陵诗灵神遇益密迩,岂能忘之不有采摘……

60年代始,父亲的诗作发生了很大变化,即大部分以《红楼梦》曹雪芹为主题,凸显了其“为芹辛苦”的志业与信念。七、八十年代,与徐邦达先生契合最深,题咏往来,迭相唱和,瑶瑟清笙,具见才人风致。著名书画鉴定家徐邦达先生在回答《中国书画》编者访谈“建国后谁写古体诗词写得好”时,首标父亲的大名。

有诗家评父亲诗作为“天才自得,学养极高,随笔点染,无不佳妙”。而著名历史学家、文学家缪钺先生则是以诗的形式巧妙地给出评价:“能从旧体发新思,此是人间绝妙辞。格调不论南北宋,芙蓉出水即清姿。”

2004年,父亲的《诗红墨翠》由山西书海出版社出版。记得当时晚上母亲每念一个红楼人名,父亲就题一首七言绝句,即席即兴,口占信笔,不打草,不停顿,不敷衍凑句而成为一百零八幅诗词书法诗作,虽然父亲目已濒盲,写起来目力难达,行款欠匀,但已是十分难得之作了。

对于这册咏红诗作,不少名家皆给予了评价,其中原国家图书馆老馆长任继愈先生题曰:“奇文腾海内,红学重士林。会心不在远,芹溪有知音。”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题词道:“曹家往事低徊久,一帙微言万古传。

”艺术大家张仃先生题作:“诗红解味道,墨翠为芹辛。借玉通灵气,瘦硬见平生。”著名文史鉴定家史树青先生题为:“更向芹心寻真梦,尽然墨翠成诗红。”著名的古典文学戏曲评论家吴小如先生题作:“毕生心血浸红楼,地下芹翁亦点头。我笑时贤争索隐,一编新证足千秋。”

父亲一生致力于诗词,且多与大家如张伯驹、启功、缪钺、张中行、吴小如、锺树梁、周采泉、孙正刚等先生往来酬唱,其诗作辞章,无处不有,无处不在。红楼梦挂历、红楼人物画、孙温红楼梦画册、工艺美术品、碑林石碣、香烟盒等等,多则上百首,少则几十首。他还擅长在自己的著述文章里穿插诗作,他的韵语随口成章,致其晚年臻至高峰。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年,即2011年,就有百首诗作诞生,在他逝世前的5个月里就留下了40首之多。

就我所知,父亲原有的《胜利集》《燕园集》等俱毁于“文化大革命”中。已经出版的有《石头记人物画》(诗词部分)《红楼脂粉英雄谱》《诗红墨翠》,《梦影金钗集》与《红奴小集》已被拍卖,不知流向。

今年恰逢父亲百年诞辰,中华书局出版了精致线装本《周汝昌诗词稿》,选入了各个不同时期的160首诗、50首词作,成为纪念父亲的最好礼物。(周伦玲)

相关阅读
周汝昌怎么评价王熙凤周汝昌怎么评价王熙凤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怎样评价史湘云和王熙凤

周汝昌曾说他多次研读《红楼梦》,多次品评书中的人物,他认为曹雪芹脂砚夫妇,后来落拓,仍旧傲骨峙嶒,感于世情的冷暖,不愿意低声下气的求人。这其中的意思就是,周汝昌认为史湘云就是曹雪芹的妻子。周汝昌认为史湘云之于贾宝玉。

周汝昌作品周汝昌作品 纪念周汝昌诞辰百年周汝昌纪念馆开馆

12月24日,“纪念周汝昌诞辰一百周年暨周汝昌纪念馆开馆系列活动”在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馆举办。周汝昌纪念馆牌匾周汝昌纪念馆位于恭王府花园东路牡丹院,馆名由著名书法家田蕴章先生题写,馆内周汝昌先生塑像则是以已故著名雕塑家李维祀先生的肖像作品为蓝本。

周汝昌红楼梦讲座周汝昌红楼梦讲座 冯其庸、周汝昌:两位泰斗之争 半部红学史

周汝昌、冯其庸,两人因《红楼梦》而产生的交往及其后因学术歧见导致的交恶,乃至于老死不相往来,不可避免地重新成为文化看客们唏嘘的话题。严格来说,与1940年代即已对《红楼梦》颇下功夫的周汝昌相比,冯其庸进入“红学”的时间要晚得多。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 红楼梦疑——周汝昌红楼梦新证探轶

红楼梦疑(一)上世纪初,胡适之先生发现曹雪芹生前好友敦诚的《四松堂集》,其中有几篇诗明明白白写的是曹雪芹,从而将考证曹雪芹推向了新的高度,而胡适之先生根据线索推断敦诚之弟敦敏有《懋斋诗抄》且很有可能有关于曹雪芹的重要线索。

红学家周汝昌红学家周汝昌 周汝昌评说红楼正误

周汝昌,字禹言、号敏庵,后改字玉言,别署解味道人。中国红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诗人、书法家,是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被誉为当代“红学泰斗”。关于贾宝玉非神瑛侍者。

推荐阅读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 红楼梦疑——周汝昌红楼梦新证探轶
周汝昌红楼梦讲座周汝昌红楼梦讲座 冯其庸、周汝昌:两位泰斗之争 半部红学史
三杯鸡翅的正宗做法三杯鸡翅的正宗做法 鸡翅根怎么做好吃 三杯鸡翅最正宗的做法
北欧神话诸神的黄昏北欧神话诸神的黄昏 北欧神话中的“诸神的黄昏”是什么?
鲁商集团银座【鲁商集团银座】银座股份拟购鲁商集团资产 继续停牌不超1个月
醉花阴兽by百度云【醉花阴兽by百度云】《醉花阴·重阳》
贝加尔湖的未解之谜贝加尔湖的未解之谜 这6个地方发现的未解之谜 玄之又玄的贝加尔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