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燕夜莺】周小燕 “中国夜莺”之歌

2019-12-18 - 周小燕

去年春天,周小燕被查出有恶性肿瘤,因为已是98岁高龄,医生和家人在商榷后放弃了手术治疗。今年3月4日凌晨,周小燕与世长辞。

桃李不言

周小燕的一生是真正配得上杨绛的那句诗:"我的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她是一个单纯到仅有音乐和学生的人,以至于没有学生便焦虑不安,在她既病痛又想念教学的最后的一段日子,上海瑞金医院甚至设想过给她在医院里开一个钢琴教室。

周小燕夜莺

上海彩虹合唱团的艺术总监金承志也是师出上海音乐学院,他说:"她就像马革顺(中国合唱开山者)一样,是我们学校的宝藏。"周小燕作为一名教师,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典范,在上海音乐学院,无论是否曾受教于她,这位终身老教授的兰蕙之质、芳华品格都是一个标杆化的存在。

周小燕夜莺

她位于上海复兴中路的老公寓客厅,就像一个敞开的艺术舞台,学生络绎不绝地上门,她为他们上一对一的专业课,每天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直至住进医院那一天。

即使在意识模糊时,学生去医院探望,她已不能说话,但还是会下意识地挥手做指挥动作。

周小燕夜莺

4个月前,病榻上的周小燕突然对李秀英慎重地说道:"我还有几个研究生,希望你可以帮我带他们。"说完,她就流下了眼泪。李秀英是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的教授,1994年始师从周小燕,她知道当如此离不开学生的恩师对自己提这个要求时,说明她当时已多有力不从心。那晚李秀英难过了很久。"直到今天,我每次想到,我再也见不到她了,都会觉得遗憾。"学生们都唤她"周先生",那是那个年代对知识分子的特有的礼节式尊称。

著名音乐评论家居其宏曾说过,在声乐界,把创建中国声乐学派当作目标理想的有志之士大有人在,其中有以美丽动人的唱歌艺术独树一帜堪称大师者如郭兰英等人;有高徒辈出而惊艳国际乐坛的如沈湘等人,而将这两者合二为一、兼而得之的双料大师,仅周小燕一人而已。

"在美声唱法界,周先生是当之无愧的巨擘,在美声的同行心中她是最受尊敬的一个。"李秀英说。"她虽然不是我的老师,但她是我们大家的老师。"著名女高音、现在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执教的黄英这样告诉本刊记者。

周小燕有种魔力和磁场,她身形娇小、面容清癯,但说起话来眼里却透出炯炯如炬的光,从那副永远不离的金丝框眼镜后面射来。无论是她直系的弟子,还是曾受其指导,甚至仅有短暂交集的同行,都为她的气度和绵柔里透出的铿锵而念念不忘。美声唱法里讲究的节拍不容模糊,正如在中国戏曲里,节拍就是"心脉"和"板眼",周小燕说,唱歌或戏剧表演都要有板有眼,要留意音乐中的"板眼"之神韵。

如果说周小燕唱的歌、教的歌讲求参差多态、婀娜生姿,那她的人生也堪比音乐般美妙和跌宕。见过她的人都公认,无论在哪种场合,跟谁说话,她讲话的逻辑感、思维的敏捷性叫人吃惊。哪怕是在去世前,她都依然神志清晰,不容含糊,她的血液中都流淌着良好家世所培养出的"板眼"。

音乐之家

1917年,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军开始了一场讨伐北洋军阀独裁的护法运动,周小燕出生在武昌黎黄陂路的一个富裕的工商世家。其父周苍柏是汉口上海银行的经理,毕业自纽约大学经济系,也是一名具有进步思想的实业家。周家富甲一方,在当地经营过名头不小的民族企业——重庆华中化工厂、汉中制革厂。

1930年,周苍柏深感市民沉迷赌博与鸦片之害,在东湖西岸兴建了占地600亩的"海光农圃"。据周小燕回忆:"农圃三面环水,湖光山色,景色宜人。"不过,周苍柏说:"这地方将来不是你们的,我把它建设好了要献给人民。"海光农圃就成了城市公用之地,一个苗圃、一片桃林、一个动物园、一潭观鱼的天鹅池,还有香坊和米坊。这就是今天的东湖公园,周苍柏被誉为"东湖之父"。

周苍柏虽不识音律,却是出了名的"音乐迷",周小燕与弟妹从小在家中与西洋乐器为伴,玩转钢琴、小提琴、萨克斯、吉他,几乎可组小型室内交响乐团。在满目疮痍的战争背景下,这个颇有《音乐之声》风范的家族在财富的庇佑下暂得艺术的滋润,他们常受西洋歌剧启发,穿戴各种宫廷服、假发套扮演歌剧人物,周小燕喜欢自扮公爵或小丑,而弟妹就被她扮成漂亮温柔的公主。

周小燕对于歌唱的热爱与生俱来,以至于前几年接受采访时,她说自己除了唱歌没有别的什么爱好。在富足安逸的生活方式的底子中长大,她始终是个单纯与高雅共存的人。有次父亲问她,你那么喜欢唱歌,想不想考个学校?少年时的周小燕诧异道,原来唱歌还要学啊?但抗战爆发后,这种单纯的对艺术之爱彻底被抗日救亡的洪流改造。

1938年,上海遭遇"八一三事变",周小燕已经在上海国立音专(上海音乐学院前身)求学一年,迫于形势,不得不辍学。这时武汉变成了大后方,周恩来、聂耳、冼星海都在那里,她作为唯一一个会唱歌的专业生加入了抗日救亡宣传队。其实当时她声音的问题都没解决,"唱到fa都要破",但是身处抗战洪流之中,需要随时被推向田间地头、医院学校,恰恰在临阵前急火一攻心,就唱上去了。

周小燕的成名得益于抗日救亡,20岁还懵懂的年纪,就因首唱《长城谣》、《歌八百壮士》、《最后胜利是属于我们的》而红遍全国。她就像《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不管是身不由己还是受时代情绪鼓动,在伴随着心智的成熟里,永不缺位的是如草般萌生的朴素的爱国主义情结。

1995年,抗战50周年之际,她被邀请登上长城再唱一遍《长城谣》时,曾对媒体回忆起在烽火中唱歌的心情:"我就想最早我唱《长城谣》的时候,中国是个啥样子,大家心里都是怕做亡国奴。"

那时,这位资本家大小姐的大弟德佑也从上海回到武汉组建了抗战剧团,身兼导演、编剧、演员,在鄂北、山西一带工作,但工作强度之大导致积劳成疾,不到19岁就累死在前线。追悼会那天,周总理、邓颖超、董必武都来了。"我不晓得他们,但我觉得有与众不同的一种感觉。"周小燕说。她不懂马列主义,但对共产党人的好感源于他们救国图存。

中国夜莺

1938年,周小燕再次踏上音乐求学路,本打算去意大利,但因意大利加入希特勒阵营而改道法国。在那里,她碰见了著名作曲家亚历山大·齐尔品(Alexander Tcherepnin),经推荐师从纳迪娅·布朗热(Nadia Boulanger)。

那时,她自学了蝴蝶夫人咏叹调,自以为可以,院里传"来了一个小蝴蝶"。但老师一把脉,就听出她并不纯正的美声腔。"因为都是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中国不会亡》这样的歌跑过去,说我喉音太重。"布朗热教她用横膈膜呼吸,结果她脸涨得通红,声音也发不出来。

她是中国最早到西洋取经正宗美声唱法的一代人,因为文化和社会背景的天然沟壑而不得不从零开始。即使在中国已是小明星,但在正宗的音乐殿堂里就要"靠躲靠混",乃至音准也不对了。周小燕就这样哭着找齐尔品,那真是进退两难,想回去也回不成。

周小燕又进入巴黎俄罗斯音乐学院,师从意大利著名声乐教授贝纳尔迪。这位大师禁止她唱歌,只许练声,这招纠正了她的痼疾,乃至在7年后的1947年,她有幸登上20世纪最重要的一场音乐会——布拉格之春音乐会。

那场音乐会上,国际顶级的音乐大师到齐了。苏联的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小提琴家奥伊斯特拉赫,英国的小提琴家梅纽因,美国的钢琴家伯恩斯坦……周小燕初次以贺绿汀的《神女》、刘雪庵的《红豆词》亮相,这也是以美声唱法演绎民族歌曲,在这点上她是开了先河。

有次吴祖光对周小燕说,他去法国出访,遇到一位法国汉学家,后者告诉他,对汉语的热爱来自曾听一位中国姑娘唱中国歌,觉得中国语言非常美。那首歌就是《紫竹调》,在布拉格之春音乐会后,她已被世界称作"中国的夜莺"。

她本来可以成为世界歌剧舞台上经久不息的常青树,但在1949年如日中天时选择回国执教,在上海音乐学院一待便到寿终。她还不计报酬到大学为师生演唱,交通大学学生会赠她锦旗"唱破这阴湿的天",还有的锦旗上绣着"从黑夜歌唱到天明"。

这也是为何她得到的赞誉要高于纯粹的以表演自居的舞台艺术家,她前半生辉煌的歌唱事业,后来被糅进了更耀眼的奉献的光芒。周小燕出身高贵,也懂得从自己的高位上放下身段,为声乐普及化散布光热。

"文革"伉俪

1949年,她接到去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通知。她对周恩来说,自己没为革命做过什么,怕被说是投机。周恩来回答她"但你投人民的机",于是她激情澎湃地写入党申请,终于在1956年入了党。

不可遗漏的是她那位电影才子丈夫张骏祥,文艺界里有说法是周恩来牵线促成他们秦晋之好。1951年,新中国派出了第一个大型文化交流团赴印度和缅甸,阵容之强有郑振铎、钱伟长、季羡林、冯友兰、吴作人,还有耶鲁戏剧研究院毕业回国的张骏祥……唯一的女性就是周小燕。两人在那里骑了大象,数月之后,同团的吴作人就要送一幅"双象图"作为对他们的结婚贺礼。

他们的一对子女曾告诉媒体,母亲对于学生的爱要甚于对他们。有时母亲在客厅里教学生,父亲便带上门,同两个孩子在卧室里偷玩。周小燕忙起来还会丢东西,拎包、眼镜、围巾都丢过,张骏祥直呼"天女散花","漏斗脑袋","马大哈不可及也"。

周小燕一生最痛苦的时刻就是"文革",她忍痛把高跟鞋的跟拔掉,把黑胶唱片放在不平的地上踩碎。一家人星散四方,夫妇俩在奉贤海滩上的干校里劳动,分隔一条河,被规定不能来往。张骏祥被派去养猪,周小燕则分工养鸡,干校的同事戏称他们为"猪公""鸡婆"。

晚年张骏祥为病痛所困,还伴有耳疾,却常以幽默对之。有一次,他对上海电影导演陈鲤庭夫人毛吟芬说:"女人的声音音频高,易听清。"毛吟芬打趣:"那你家那位花腔女高音的声音你最听得清了。"张答道:"不,是听得烦了。"

周小燕聚集学生在客厅里唱歌,"高朋满座","鬼哭神嚎",他只是待到自己里面的小房间去,有时也不用关,因为耳聋,"反正听不见"。1996年,张骏祥逝世于上海华东医院,周小燕波澜不惊的教学生涯从此埋下一丝不易被察觉的阴霾。

她每次回忆老伴的时候,并不显露忧郁。"她总是说张先生风趣的地方,说得自己哈哈大笑,其实越是这样,我们越是心疼她。"李秀英回忆十几年前还是她上门弟子的时候,她总是这样,但是她会在学生都走光后流露出忧郁。子女都在美国,张骏祥去世时曾劝说周小燕去美国生活,但周小燕很自然地想到"那学生怎么办?"她没有很重的传统老年颐养观念的束累,这20年来,就与一位保姆生活在复兴中路的旧家里,等待每天学生上门,被课程塞满。

舞台艺术是审美的综合,她在耄耋之年还跟学生探讨着发型和服装。李秀英对本刊记者回忆,1999年她去美国求发展,那是第一次出国远游,周小燕请她吃了顿牛排,为她讲西餐礼仪。这是李秀英第一次用刀叉吃牛排,两个食指都按酸了,老师就一个劲地笑。

一位朋友向本刊记者描述起1993年与周小燕的"一面之缘"。那时她与周的小外甥David是外企同事,约在了当时上海一个高档的商务会友之地——静安宾馆吃饭,当时周小燕也在。时隔20多年,她已经回忆不起来周那天说了什么,但始终记得她身穿灰白相间毛衣,戴一副极其细致精巧的眼镜,没有一丝白发,优雅从容、气若吐兰,坐在那边不说话也是焦点。

清音入杳冥

2005年,李秀英从纽约回国执教,周小燕在电话里笑得合不拢嘴,她说:"我真的很高兴你选择这条路。舞台上的辉煌是一个人一天晚上的事情,但是做老师是几代人的事情。"

而著名歌唱家黄英在2012年回国执教时,周小燕也一样激动地握住她的手。黄英在上海音乐学院求学时师从男中音葛朝祉,因为门第之别而一直不怎么敢去找周小燕。也就是在自己成名后,开始不断请教她,每次她开独唱会,周小燕总坐在下面,事后提些意见。

2011年,上海交响乐团在上海夏季音乐节(Music in the Summer Air)期间邀请黄英担任演唱法国作曲家柏辽兹的六首声乐套曲《夏夜》,这是被公认难度极高的一套作品,有半小时之长,周小燕给她上了三节课。

"她在语言风格上给把了关后,演出很成功,连指挥家都认为我能够把法语演得如此到位。"她说。周小燕总是在关键时刻画龙点睛,在她成长的每个关键节点总有先生的身影。声乐看起来容易,但跟唱梨园戏一样,是"台上显贵,幕后受罪"的活计,它涉及的门类广,综合要求又高。

"中国很缺周老师这样既当声乐主课老师,又当声乐教练(vocal coach)的人,不光讲声音,从零基础抓起,还讲风格、语言、作品色彩。"黄英告诉本刊记者。

所以,周小燕在行内是出了名的懂"因材施教",李秀英说她纤细到"要抓每个学生的每根神经",从生理构造到成长环境她都尝试去抓透,这样才能了解每个人适合唱怎样的作品。"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她的眼光精到,被她挖掘出的学生不看门第,只看是否真的适合唱歌,喜欢唱。"所以她带出来的学生基本上都在世界各地发光发热。"李秀英说。

50年代时我国教学只重女高音,注重示范演唱,结果出现了声音模式化的现象。此后,周小燕不断砥砺教学方式,提出了因材施教、明确训练规格,突出艺术个性相统一的教学主张。于是一大批不同声部、不同个性的美声演员从她手里诞生。他们中知名的有廖昌永、张建一、魏松、王莹、李秀英、高曼华……

1988年,周小燕在上海音乐学院内创办独立机构"周小燕歌剧艺术中心",并亲自出任艺术总监。虽然没有任何演出活动经费,但她每周上课的日程排得很满。90年代开始,歌剧中心面向全社会招募专业人员,许多在地方上唱歌的年轻人为了受教于周先生而来一试。1989年,歌剧中心原班人马排演的首部威尔第的歌剧《弄臣》大获成功,当时在亚洲都很难有剧院将威尔第歌剧作品整本演出的。

2014年,周小燕完成了一个人生大愿,亲自挂帅将首部中国人自己的歌剧《一江春水》推上上海国际艺术节。如今,全国各地剧院都在尝试自创歌剧,一定程度上是受到了周小燕歌剧艺术中心的带动。

"苦调凄金石,清音入杳冥。"这句唐代钱起的诗用来形容她日夜探索声乐教学可谓妥帖。周小燕年轻的时候在欧洲各国巡唱,有记者问她为何总是穿着旗袍登台,而不是礼服,她说因为她总是被人问起是否是日本人,"一问到这个问题就烦,我说是中国人"。于是就索性次次穿旗袍。

她的关门弟子在她逝去后每次想起不能再见到她了,心里就会痛,但聊着聊着,发现都是快乐的事情。"那么多人在聊起她的时候都是快乐的事情。"李秀英说。

相关阅读
周小燕教学视频全集【周小燕教学视频全集】“中国夜莺”周小燕仙逝 90岁时仍打扮精致(图)

今天凌晨1点多,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著名歌唱家廖昌永通过微博和朋友圈发出消息,“在和病魔勇敢战斗一年后,我敬爱的恩师周小燕大师于今天零时32分永远离开了我们好伤心”这一遗憾的消息被很多网友关注到。

上海音乐学院周小燕【上海音乐学院周小燕】歌唱家周小燕作品有哪些?代表作《长城谣》《蚌壳》

据全国人大代表,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廖昌永微博,“在和病魔勇敢战斗一年后,我敬爱的恩师周小燕大师于今天凌晨1232分永远离开了我们”。周小燕,1917年8月17日出生于武汉,歌唱家、音乐教育家。她是中国美声声乐教育大师。

周小燕声乐视频【周小燕声乐视频】纪念天光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建厂50周年——周小燕

纪念天光半导体有限责任公司建厂50周年党群工作部周小燕时光总是与前行相伴,拥抱着又一个明媚的春天。天水湖泛起春的涟漪一片一片,触动人们的心弦。夜幕低垂亲吻着藉河的垂柳新绿,西大桥的街灯闪烁如星辰点缀。

周小燕的学生有哪些【周小燕的学生有哪些】儿子与弟子回忆周小燕:挂在嘴边的永远是学生

昨天上午11点,周小燕先生的家中,前来探望的学生络绎不绝,但每个风尘仆仆赶来的人在踏进大门的一瞬间,都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周先生的灵堂就设在进门的客厅处,照片上的她,一身旗袍,披着白色的纱巾,在绿色帷幔的背景下。

周小燕教唱歌视频【周小燕教唱歌视频】周小燕 ▍歌声的流动:既要“吸着唱” 也要“叹着唱”!

中国著名声乐教育家、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周小燕先生的珍贵课堂记录。周小燕先生是中国第一批留学欧洲的歌唱家,她培养出了廖昌永、方琼、魏松等著名的歌唱家,她学贯东西,自成一派,是一位了不起的声乐大师。在这节课上。

推荐阅读
周小燕个人资料【周小燕个人资料】歌唱家周小燕去世 周小燕个人资料简介
周小燕最厉害的学生【周小燕最厉害的学生】周小燕 :我让学生坐在大皮球上唱 这是一个“绝招”!
玉皇大帝叫什么玉皇大帝叫什么 帝释玉皇天人五衰后谁做玉皇大帝?
潘基文对华态度潘基文对华态度 潘基文亲华遭暗算:中国难逃牵连 恐有大难
滥竽充数拼音滥竽充数拼音 不能滥竽充数
巧克力大理石蛋糕巧克力大理石蛋糕
金门岛天气金门岛天气 和金门岛隔海相望的城市 有着中国最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