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敦邦红楼梦 戴敦邦:绘全本《红楼梦》 仍一知半解

2019-06-13 - 戴敦邦

[摘要]“曹雪芹真是把《红楼梦》写得太伟大了,看了那么多年、那么多遍,还是一知半解。”戴敦邦说,画不达意似乎在所难免,“但我还是想尽量忠于原著。”

右眼失明的戴敦邦仍坚持作画。

【编前】

“开讲不谈《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曹雪芹的《红楼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一些衍生品也成为经典。《红楼梦》连环画曾是我们童年记忆中美好的一页。提到《红楼梦》连环画,不得不提到戴敦邦,他是画《红楼梦》最多的画家,相信有不少人捧着戴敦邦手绘的《红楼梦》、《水浒》连环画长大,而戴老几十年画《红楼梦》的故事,也早已成了厚厚一部书。6月26日,华西都市报上海特约记者走进了戴敦邦的家。

戴敦邦红楼梦

戴敦邦说,自己这40多年的生活总是和《红楼梦》绕在一起——从1977年底受外文局(现北京外文出版社)之托为杨宪益夫妇翻译的英文版《红楼梦》配插图,到上世纪90年代创作《红楼梦的故事》连环画,再到2000年出版《戴敦邦新绘全本红楼梦》,以及近年与他人合作《红楼梦》相关的3套画作,直至如今仍在为中国邮政设计绘制《红楼梦》特种邮票。

戴敦邦红楼梦

戴敦邦坦言,由于表现形式不同,他每次创作要考虑的内容都不一样,但唯一不变的宗旨是“忠于原作”。“对名著的理解不完全是个人化的,它有一种约定俗成的标准。”戴敦邦说。

初画红楼

求“智囊团”相帮

戴敦邦到现在也说不清,当年到底是谁举荐他为1978年的外文版《红楼梦》配图。戴敦邦说,他没有系统地拜师学过画,只是在师范中专“比别人多上了几节美术课”,“当时,我就是在社会上‘混’的,名不见经传”。后来他猜想,大概因为那个时代比较特殊,如果请的是名人,还得让他们交代很多问题,“结果倒是给了资历尚浅的我一个大机会”。

戴敦邦红楼梦

戴敦邦至今记得,当时对他的要求是“画出来的画要让外国人看得懂”,所以画作必须强调服装、头饰等细节,还得尽可能表现过去真实的贵族生活。戴敦邦有些为难,虽然曹雪芹在书里的描写挺细腻,但那些物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富家子弟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贫苦出身的他并没有概念。

于是,戴敦邦跑去请教阿英、启功、周汝昌、端木蕻良、吴恩裕等当时最顶尖的红学专家们。他记得最早找的是“研究红学资格最老”的阿英,那时老先生已经病入膏肓,躺在病床上帮戴敦邦分析。“最后他对我说,人物造型以明代为主,不排除清代,这成了我创作《红楼梦》形象的基准”。

为了让戴敦邦画出华丽的旗人服装,故宫博物院还特地为他找出了雍正十三妃的原作,让他仔仔细细地研究服饰细节。“很多都用到画作里去了,所以这个版本里的服饰,是画得最繁琐的。”

1978年,36幅《红楼梦》插图面世,戴敦邦声名大噪。从那以后就有了连锁反应,甚至“一想到画《红楼梦》,就想到找戴敦邦”。

戴敦邦作品选。

绘制全本

“弥补”20年的遗憾

说起让自己一举成名的78版《红楼梦》插图,戴敦邦却用“遗憾”两个字来总结。

戴敦邦说,1978年,特殊年代刚结束,反映到插图里就成了“丫头都是可怜的,主子都在作威作福”。这使得他在主题表达上多有局限,待到一百二十回36幅图全画完了才发现,“没必要画的画了,有必要画的倒没画,很多重要情节都没有”。待他把原著前前后后又读了好几遍,感到曹雪芹虽然也同情底层民众,但这不是《红楼梦》的全部,小说里人们之间天真、美好的情感都没在那一版展现。“总觉得这么选材这么画,对不起曹雪芹先生。”

上世纪90年代,又有人请他画《红楼梦的故事》连环画,虽然思想上的束缚没有了,但那次只要画五个故事,他感觉还是不过瘾,依然耿耿于怀。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上海古籍出版社请戴敦邦出山画红楼全本,给了他一次“弥补”的机会。戴敦邦说,那次给他的创作余地很大,他基本上根据每个章回的标题对应绘制2幅作品,全书共作240幅画,不仅重要情节全部囊括,而且没有了种种限制,画风也更随性。

“《戴敦邦新绘全本红楼梦》算是我最满意的红楼梦题材创作了。”戴敦邦说。

读《红楼梦》

至今仍一知半解

最近,戴敦邦正在创作他的红楼系列“关门作品”——特种邮票,预计明年发行。在他看来,邮票的画法又与连环画、插图不同,是更为浓缩的创作。他告诉记者,手头快完成的是“元妃省亲”主题邮票,就是在方寸之间展现五个场景,把元妃一天的生活都画了进去。

戴敦邦坦言,现在画邮票的进程很慢,一来是以77岁高龄构思画面的过程更长,二来是在四年前,他的右眼已经失明,“一天最多能画1.5小时,尤其不能做小画”。

画了这么多《红楼梦》作品,戴敦邦感到最难的还是“怎么通过画来区分十二金钗”。在他看来,曹雪芹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把笔下的人物写得性格分明”,但要用一个个静态的画面表现人物性格却不容易。

比如,在表现王熙凤的泼辣、能干时,戴敦邦就尽量夸张她的肢体动作。再如,薛宝钗和林黛玉的判词是一样的,那就只能把林黛玉画得比其他女孩子再瘦些,薛宝钗则画得疏朗些。而直爽的史湘云则画得像“假小子”。“一般来说,画好了四钗,读者就认了。”戴敦邦开玩笑道,“最怕把十二个人都画得一样,那就完了!”

戴敦邦记得,自己第一次读《红楼梦》原著是在初二的时候,当时就读得“一知半解”。“文革”期间,《红楼梦》没有被禁,倒也翻过几翻。待到1978年后,不断画红楼,也敦促他不断看红楼。“曹雪芹真是把《红楼梦》写得太伟大了,看了那么多年、那么多遍,还是一知半解。”戴敦邦说,画不达意似乎在所难免,“但我还是想尽量忠于原著。”华西都市报特约记者单颖文摄影报道

相关阅读
戴敦邦画的不咋地戴敦邦画的不咋地 戴敦邦 戴红倩为《大秦帝国》创作的插图欣赏

在礼崩乐坏,群雄逐鹿的战国末年,面临亡国之祸的秦国于列强环伺之下,崛起于铁血竞争的群雄列强之林。从秦孝公开始的六代领袖,筚路蓝缕、彻底变革、崇尚法制、统一政令,历一百六十余年坚定不移地努力追求,才完成了一场伟大的帝国革命。

画家戴敦邦画家戴敦邦 “戴”福迎春——戴敦邦2019新春书画展

己亥迎春,戴敦邦于朵云轩为您挥毫“戴”福!新春伊始,吉祥如意。南京东路云上朵云沙龙将迎来了德高望重的前辈画家、德艺双馨八十岁高龄戴敦邦先生的“戴”福迎春戴敦邦2019新春书画展”,展期1月5日至1月11日。

戴敦邦水浒人物画像戴敦邦水浒人物画像 戴敦邦《道教人物画集》

戴敦邦,出生于1938年2月,江苏镇江人。早年曾任文艺出版社装帧设计师,后调任大学教授绘画从事创作。主要作品有《戴敦邦水浒叶子》、《水浒人物一百零八图》、《戴敦邦水浒人物谱》、《红楼梦人物百图》、《红楼梦群芳图谱》、《戴敦邦新绘红楼梦》、《古典文学名著画集》、《金瓶梅人物谱》、《戴敦邦道教人物画集》等。

戴敦邦新绘水浒传戴敦邦新绘水浒传

成书于十四世纪初叶的《水浒传》,是中国古典白话长篇小说的奠基名著,也是文学史上首部以一群小人物为主角的长篇章回小说。明代富有创见的学者李贽,将它与《吏记》、杜诗等并称为宇宙内“五大部文章”。清代很有个性的作家金圣叹。

戴敦邦新绘一百零八将戴敦邦新绘一百零八将

中国古典小说,数《水浒》与绘画最投缘。早在南宋,就有绘画名家李嵩、龚开传写“宋江三十人”之作。画今已失传,而龚氏所撰书赞尚存,始自呼保义宋江,终于扑天雕李应,人各一赞,义兼美恶。施耐庵《水浒》,以三十六人为天罡。

推荐阅读
戴敦邦水浒人物图谱戴敦邦水浒人物图谱 水浒传人物图谱(作者戴敦邦)
戴敦邦西游记戴敦邦西游记 国画大师戴敦邦西游记人物作品欣赏
关山古镇介绍关山古镇介绍
茅岩河在哪里茅岩河在哪里 茅岩河九天洞在哪里
抵抗力差吃什么维生素抵抗力差吃什么维生素?
中原区桐柏路小区中原区桐柏路小区 物联网技术显威力 桐柏路分局一天抓获4名嫌犯
社稷坛在故宫什么位置【社稷坛在故宫什么位置】故宫之太庙 社稷坛 金水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