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2017-07-14

晚清时,一名宫廷画师,毅然告别了荣华热闹的羁拌,驾一叶扁舟,结庐上海。心甘淡泊的吴友如专工构图摹写时事,平生画作不下五六千,有人称之为“世界最丰富之书籍装帧者”。人曰今世为读图时代,我认为百余年前,风俗派画家吴友如已著先声。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吴友如幼贫,早年在苏州阊门云蓝阁裱画店当学徒,性喜绘画,私淑清代诸名家。他继承了明清版画风致,同时融会西洋透视法,写真社会世相,尤擅人物肖像及界画,构图精巧,风味独特,喜其画的士人称他为当世仇十洲。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光绪十年,申报馆创办《点石斋画报》,由吴友如主绘。该画报连史纸石印,随《申报》附送。所绘风俗时事人物,笔姿细腻,名噪一时。1890年,他独资创办 《飞影阁画报》,与《点石斋画报》类似,但更着意于仕女人物,新闻则偏于闾巷传闻。又另创《飞影阁画册》,每逢朔望出版,多画历史人物、翎毛花卉。随着他年事愈高,笔法愈洗练冲淡。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吴友如的作品好像是用画笔写新闻,市井风俗、大厦轮船火车及声光电气等无奇不有。大到中法战争、中日战事,小到邻里斗殴、水火灾劫,荒诞到神鬼怪异、僧道乱行。每幅画旁配一段妙趣横生的文字,交代来龙去脉。既以营利为目的,故常以搜罗刺激、惊悚为乐事,还真吸引了市民阶层的眼球。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有些内容来自道听途说,多有不合事实、过于夸张处。如“美国芝加哥地方有名匠造飞舟一艘,多其帆,如鸟革状。能载二百人凌空使驭,将往穷北极,以广眼界。演试之日,有在山顶寓目者,犹须仰首以观,则其飞之高可知矣。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大概是指飞机吧。又如“牙山大胜”中称“我军以少胜多伤亡无几,而倭兵已死伤过半矣。”而当时情况却是清朝损失惨重。鲁迅《上海文艺之一瞥》也说:“对于外国事情,他很不明白,例如画战舰罢,是一只商船,而舱面上摆着野战炮;画决斗则两个穿礼服的军人在客厅里拔长刀相击,至于将花瓶也打落跌碎。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他比较拿手的是 “老鸨虐妓”、“流氓拆梢”之类,可能是他看得太多的缘故。无论如何,他为了解近代上海乃至中国风俗民情留下了宝贵资料。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吴友如的作品无论是技法还是题材,都大大超越了传统绘画的旧框框,他那富有创造力与感染力的画幅充满了时代气息。1946年出版的张爱玲《传奇》的封面,就借用了吴的一幅《以咏今夕》时装仕女图,而画外探着身子的女郎,又赋予了一种相当现代感的意味。当代名家范曾在一篇序文中道:“吴友如与单纯的国画家不是一片水域……(他)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惟一人。”徐悲鸿也多次称他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伟人。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

吴友如去世后,清宣统间,上海璧园斥巨资从其哲嗣处购得粉本千余幅,编成 《吴友如画宝》传世。数年前,我曾经于文庙一冷摊购得《画宝》三五册,就是这个本子,虽是残编,亦弥足珍重。

吴友如的画 吴友如的读图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