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2017-07-10

天津之战 (一) 按照中央军委“先取两头,后取中间”的作战计划,两头就是指西面的新保安,东面的塘沽。当平张线上的新保安、张家口作战结束,全歼傅作义嫡系主力后,平津战役的重心就移到平、津、塘地区围歼蒋系部队上。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塘沽,位于天津东南45公里,海河入海口,是华北地区的重要港口,也是国民党军在平津地区的唯一海上通道。解放战争时期,塘沽是华北国民党军重要的出海口,一直驻有重兵。此时,由津塘警备司令、第十七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第87军、独立第95师、独立第318师、交警第3旅、保安第5团和津塘水上保安队等部,进行防御。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12月中旬,侯镜如本已准备赴天津就任,正好传来解放军攻占军粮城的消息,他就以交通断绝为由,留在塘沽。

防守天津就由津塘警备副司令陈长捷来负责了。另有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马纪壮指挥的包括重巡洋舰“重庆号”在内数十艘军舰在渤海湾巡弋,支援陆军的防御,并在必要时掩护撤退。 12月21日,东北野战军的左路大军隔断了津塘之间联系,并从南西北三面包围塘沽。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林彪的作战决心是先取塘沽,后攻天津。 12月23日,确定以第7纵队四个师、第2、第9纵队各三个师,共十个师的兵力,由第7纵队司令邓华、政委吴富善统一指挥,预定于27日后发起攻击。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第2、7、9纵队受领任务后,积极进行攻击准备,勘察地形,侦察敌情,拟定作战计划。 塘沽地形特殊,东临渤海,其余三面都是盐田,冬季不结冰,既不利于部队运动、展开,又不便于构筑工事,大兵团作战比较困难。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而塘沽被围后,第87军军长段云和各师师长都建议侯镜如下令撤退,于是侯镜如决定以团为单位分配船只,并预先将笨重物品和重要物资装上船,还将指挥所设在军舰上,作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 邓华和吴富善鉴于塘沽地形复杂以及守军有一遭到攻击就会撤退的迹象,建议林彪推迟攻击。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同时,华北军区参谋长赵尔陆向平津前线司令部报告,根据情报平津地区的国民党军正准备突围。傅作义又在此时紧急召回正与解放军谈判的代表。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林彪认为平津地区敌军突围征兆很多,判断当攻击塘沽时,平津之敌有向塘沽突围和增援的企图。如攻击塘沽不能很快得手,就会陷入十分不利的局面,便于26日向中央军委建议推迟攻击塘沽。中央军委随即复电,如平津之敌有撤退迹象,攻击塘沽又有困难,可推迟攻击塘沽。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但必须切实防止平津之敌突围,连续发出一系列指示,要求林彪加强包围平津之敌的兵力,考虑到傅作义南下突围的可能较大,应以必要部队控制卢沟桥、静海,并在永定河上架桥预做追击准备。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最后要求林彪迅速作出计划。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林彪作出两项决定:一请调华北第二、第三兵团参加平津作战。为与平、津、塘三处共三十个师的敌军同时作战,将华北两个兵团调到平津地区,这样就有了充裕的兵力,即使在作战过程中有些失误,也能有足够力量补救。

梁必业与平津战役 平津战役之攻克天津(重复

经中央军委同意,林彪于12月29日命令华北第二、第三兵团分别开往孙河镇、沙河镇。1949年1月中旬,华北第二、第三兵团到达指定地区。

至此,集结在平津地区的部队有东北野战军第3、4、5、6、10、11纵队,华北野战军第1、2、3、4、6、7、8纵队,共四十五个师(旅)五十余万人,既可阻止平津地区国民党军的突围,又可有足够兵力攻击天津。

正是华北两个兵团由原定西进绥远改为集中北平地区,就使绥远那一部分傅作义部队得以暂时保存,才有了后来解决绥远的“绥远方式”。 二放弃攻击塘沽,决定攻取天津。12月26日,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亲临塘沽,仔细观察了塘沽地形,并与前线指挥员磋商后,报告林彪攻占塘沽有把握,但全歼守军很不容易,建议以主力九个纵队准备阻击北平之敌突围,以五个纵队攻取天津,以两三个师监视塘沽之敌。

29日,林彪将该计划上报中央军委,获得批准。

30日,林彪决定以第1、2、7、8、9共五个纵队,由刘亚楼统一指挥,攻取天津,预定十天后开始发起进攻。 (二) 天津,是华北第二大城市,地处南北交通的枢纽,水陆交通的要冲,明清以北平作为首都后,天津就被称为“京畿门户”,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

解放战争时期,天津是国民党军进攻华北、东北解放区的重要基地。到了1948年12月,天津与北平、塘沽之间的联系均被切断,成了一座孤城。 天津市区南北长12.

5公里,东西宽不足5公里。地形特点是地势低洼,河流纵横,郊区多为开阔的水网地带,市内有南运河、北运河、子牙河、新开河、金钟河、墙子河等多条河流汇入长七十多公里的海河,从西北向东南横穿市区,将市区切成两大块和许多小块。

市区北部有很多高大坚固的建筑物,南部有许多独立建筑物,中部则是老城区,多为旧式平房。 天津城防工事是在侵华日军原来修筑的工事基础上加固加修。1947年3月开始动工修筑环城防线,当年9月基本完成。

环绕市区挖有一条全长四十余公里宽十米,深三至四米,水深一至两米的护城河,护城河外侧有铁丝网、鹿砦、雷区,内侧筑有一道高三米,底宽七米,顶宽一米的护城土墙,墙上有铁丝网、电网,每三十米筑有一座碉堡,墙内有一条宽五米的交通壕与纵深地堡相连。

依托这条环城防线,修筑三道防御阵地,共有各种大小明暗碉堡千余个,其中大型碉堡就达三百八十余座。市区利用高大建筑物,构成若干既能独立坚守,又能以火力相互支援的防御要点。

1948年6月,陈长捷就任天津警备司令后,就按傅作义的指示,进一步加固工事,特别对解放军最有可能发起主攻的西北方向,增加构筑钢筋水泥碉堡,但因经费紧缺,人力、物资、原料等方面的困难,原定7月底完成的这一工程,直到8月才勉强动工,到天津被围前夕,才完工总工程量的七分之一。

当解放军逼近天津后,陈长捷根据傅作义加固既设工事,想尽一切办法,坚决守住天津的指示,采取各种有效措施,以应付非常时期。

首先,为扫清射界,日夜施工清除外围防御阵地前一千米以内的所有树木、房屋,形成长达十公里的“真空地带”,并埋设地雷约四万枚。其次,在市内各主要马路、胡同、巷口赶筑临时碉堡,在一些高大建筑物上加修强力据点。

再次,将南运河水引入护城河,同时关闭护城河入海通道,使护城河水深增至三米。为防止河水结冰,每天派人穿河砸冰,致使河水漫溢,津保公路以南十余平方公里尽成泽国。 天津守军共两个军,十个师,连同特种部队及保安部队共计十三万余人。

陈长捷将全市划分为西北、东北、西南三个防区和一个核心阵地。以战斗力最强的第62军两个师防守西北防区,以第86军并加强一个师共四个师防守东北防区,以第94军之43师和保安部队守西南防区,以警备司令部宪兵团、特务营和第94军的留守部队防守核心阵地,以三个师为预备队,警备司令部位于海光寺。

(三) 从天津地形和守军兵力部署来看,北部防守兵力强,南部防御工事强,中部兵力和工事都较弱,据此林彪决定将主攻方向置于中部,主力从东西两面实施对进突击,首先消灭中部之敌,并将敌南北切断,然后主力转向南面,歼灭南面之敌,如战斗顺利,则第二步就同时攻击南北两面之敌。

概括而言,作战方针是“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包围,先吃肉后吃骨头”。

攻击天津部队共有五个步兵纵队,二十二个步兵师,一个特种兵纵队,十二个团,总兵力三十四万人,大口径火炮五百三十八门,坦克三十辆,装甲车十六辆。

由刘亚楼在杨村开设前线指挥所统一指挥。具体部署如下: 由1纵司令李天佑、政委梁必业统一指挥第1、2纵队,配属特种兵纵队火炮八十九门,高炮十五门,坦克二十辆,两个工兵团,加上纵队所属炮兵,共有大口径火炮二百三十四门,组成西集团,为第一主攻方向,从西向东攻击,由和平门附近突破,以金汤桥为第一目标,迅速与东集团会合,然后会同南集团,歼灭南半城之敌,尔后视情况向北半城发展。

由7纵司令邓华、政委吴富善统一指挥第7、8纵队,配属特种兵纵队火炮六十七门,高炮八门,坦克十辆,两个工兵营,加上纵队所属炮兵,共有大口径火炮一百六十九门,组成东集团,为第二主攻方向,从王串场、民族门附近突破,第一步到达金汤桥与西集团会合,然后以7纵向南半城发展,以8纵向北半城攻击。

由9纵司令詹才芳、政委李中权统一指挥第9纵队和第12纵队之第34师,配属特种兵纵队火炮二十四门,装甲车十六辆,加上纵队所属炮兵,共有大口径火炮九十六门,组成南集团,为助攻方向,从尖山子地区突破,配合东西两集团,歼灭南半城守军。

以第8纵队之独立第4师主力、第2纵队之独立第7师一部、野战军总部警卫团的两个营,在城北实施佯动,迷惑守军,配合主攻方向作战。

以攻坚力最强的第6纵队之第17师为总预备队,随时加入主攻方向作战。 以第12纵队主力位于军粮城地区,向塘沽警戒,并防止天津守军向塘沽突围。 从12月30日起,东北野战军参加天津作战的部队开始向天津集结,1949年1月初陆续到达指定位置,完成了对天津的战役包围。

考虑到天津拥有二百万人口,工商业、经济文化都很发达,城市攻坚势必会对城市有所破坏,为最大限度减少破坏,中央军委于1月3日、1月6日三次致电林彪,指示如敌占据工厂、学校顽抗,自当采用战斗手段,即使工厂、学校有所破坏也不要顾惜。

但如其他地区的战斗已经解决,只剩下据守工厂、学校的敌军时,则应尽可能采用劝降,以减少破坏。

又考虑到天津有很多外国侨民,刘亚楼提出并经中央军委批准,决定按照两条原则办:一凡敌已设防并据守的街道、房屋,不管是哪国的,一律加以进攻。二敌未加设防和未据守的插有外国旗子的房屋,则不必进入,必要时可派人在适当位置进行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