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2017-05-15

    小花背对着我,丝毫没有察觉出身后有异。     那男子继续威胁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我不敢的?”     小花像是心虚,带着祈求的口气道:“你就不能让我安生两天?欠你的我全都还了。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     对方丝毫不退步,“哼,你以为随便替我做几次就还的了?那远远不够。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说完又换了语气商量道:“之前做也做了,还多这一次?我也是没办法才找你的,以前的那个女孩不干了。”     “她不干我就肯干?你别说了,我不管!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小花说完生气的一扭头,刚好和我四目相对。     我此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们两个的现在的表情,说话的内容,无不让我浮想翩翩。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试想,一个快要和自己结婚的女孩,突然瞒着自己和别的男人见面,然后说出以上那些内容,那个男人抗的住?     我捏着剃刀,左右打量着那个男人,心里想着,是直接开整?还是先笑着迷惑他?毕竟小花还在跟前,弄的太僵也不好看。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小花的表情也很恐惧,急忙拦着我问:“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不在店里好好等着?”     我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我来陪你买东西,顺便看看,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白脸和你什么关系?”     “你,你,你误会了。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小花急切辩解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将小花拨到身后,很淡定地和对方对视。     那人也不畏惧,将我的淡定直接反射回来,还加上了些蔑视,呵呵笑道:“看看吧,这就是你要嫁的那个人?啧啧,多厚道的一个男人,你就忍心让他为了你,呃?”     趁对方说话的时候动手是我一贯的作风,那些在打之前先罗嗦一堆的是港台肥皂剧,咱来的就是现实,吴镇宇为了老婆都敢大打出手,何况我这么一个纯纯纯纯爷们。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黑衣男子没料到我会冒然出击,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剃刀上身,目标就是他的裤腰带。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尽管我很生气,可还没气疯,气自然是要出的,但没理由就直接要了他的小命,最起码也要责问一番才行。     谁知刀片划过竟没出现印象中那种坚韧的质感和突然的崩断,而是一丝柔软虚无。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再看那男子反应也迅捷无比,第一时间一个后跃……撞到超市产品架子上了。     俗话说的好,痛打落水狗。

我就是妖怪章鱼版 第五十八章 我就是妖怪

那小子一下子就被一堆泡面给掩埋,我凭着记忆一把抓去,准备再给他装俩熊猫眼。这时我已经想的很清楚,这家伙敢这样威胁小花,一定是有什么把柄在手里。凭我极为狗血的惯性思维,第一时间就反应出来艳照,第二就是l照,这两不是一样的?     小花在后面连声惊呼,死死拉着我一只胳膊。

    我另一只手已经伸进泡面里面,抓住他的胸口就拎了出来。

无奈一只手被小花拉住,正不知该怎么给他装熊猫眼,那厮已经先一耳光抽过来,登时我脸上就火辣辣的一片。     开什么玩笑,混了这么多年居然这样被人抽一耳光,看起来就是他和小花联手起来一样。

    当时我就震惊了!!     哧溜一下从小花怀里抽出手来,以排山倒海之势拍出一掌。

那人就如陀螺一般凌空720°旋转掉到另一边的女性用品货架上。     随着四周的尖叫声,我还要冲上去打,小花拖住我过来就是一耳光,“你疯啦!

!”     我傻子一般看着小花,她竟然打我?!!     小花,我的未婚妻。     另一个男的,和我未婚妻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们偷偷的相会,说话,被我撞破居然不但不感羞愧,反而还合起手来打我,先是我的未婚妻拉着我让那个男的抽我一耳光,然后是我的未婚妻抽我一耳光,真他妈的可笑,我好像发生了在天涯论坛上那个极品帖子说的狗血一幕。

    我转过身子,冲着小花哭笑不得,“你打我?”     “不,你听我解释?”     “你是自己想打我还是替那个小子打?”     “你先冷静,听我解释。

”     小花慌张地哀求我道,我不置可否,急听见背后有响动,回头一看,从一大堆卫生巾里冲出来一个劈头散发的疯子,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冲我刺来。

    此时的我已经是怒火焚身,自然是要一招制敌,让他永远后悔曾经来过这个世界。那知强中更有强中手,小花动作比我都快,只看黑影一闪,两个女人就斗到一起。

    女人?两个女人?     我瞪大眼睛,的确是两个女人,一个是我的未婚妻,另一个黑衣女子不认识,但她身材很火爆,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第二印象就是她很大度,嗯,很不注重形象,她的下身衣服从中间开了,翻腾之间都能看见红色底裤的花边。

另外她的胸口衣服也已崩开,扣子都消失不见。     两个女人打架并不似往日普通妇女那般抓头发撕脸,也不是武侠电影上的侠女般辗转腾挪,而是k1上演的那般直来直去,拳拳到肉,才短短几秒我就看见小花嘴角渗了血,对方青了眼。

    再看商店外面满满登登的一堆人,看着里面指指点点,超市老板则一脸惊奇,也不知是傻了还是呆了,就那么站着。

    我想这事怪我,是我搞错了。

赶紧上前一把将两人分开,沉声道:“先停,找个地方再谈。”     两个女人也打出了真火,都恶狠狠地盯着对方,我劝了也不做声,伺机出动。     我将小花一拉,对另一个女孩说道:“你先把衣服裹好,走光了。

”     对方一下子就怒了,“不是你我能走光?”     我这才想起自己那一刀划的多好,同时也明白为什么吃了两个耳光。

但这事也怨不得我,还是先撤离这店子再说。     当下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拉了就往外走,才几步就被店主拦住,“想走?赔钱!

”     我看看外面一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赶紧从钱包里拿出所有钱,塞进老板手里,“这些你先拿着,不够再给我打电话,这是我名片。

”说着就从钱包随便抽了一张片子给他,不知道谁的,反正我自己没名片。     走出去时都能听到群众议论,“看看,这就是花心的下场,被两个女人堵住了。

”     “对,活该挨打,这种男人要不得。”     “日啊,难怪我们都没老婆,漂亮女人都被这种败类占光了。”     我气的脑袋要炸,冲着人群吼了一嗓子,“别胡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

”     结果群众的声音更大,“呦,一脚踏两船还嚣张了,自豪哦?”     还有人在一旁起哄道:“哥哥,你一人搞的定不?要不分兄弟一个?”     我抬头要骂,小花一拽我,“赶紧走,还显丢人不够?”     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我们窜上去小花就道:“去城东公安分局。

”     那边的女子听了也不言语,扭脸看窗外。

稍后又低头看地上,像是寻找什么。     小花问:“找什么?”     女子不应。     小花就拿出手机打开电筒帮她照,结果被女子一挡,“别打电筒,羞人的紧。

”     原来是在扯护垫。     到了小花宿舍,立即有人过来查看,都关切地问道:“怎么回事?小花?怎么弄成这样?”     小花低头道:“家务事,不妨的。

”     然后其他人就开始用诡异的目光盯着我看了。

    小花从医务室拿了药酒过来,自己倒出一点开始擦,又扔给那女子,语调冰冷道:“你自己去抹。

”     等其他人退去以后,我问小花,“这位谁呀?搞地神神秘秘的。”     小花一脸不悦,“还不是你闹的,你要不来能有这事?”     我低头认罪,“我有错,我有错,但错也要错个明白,她谁啊?”     小花鼻子一哼,那女子自个答道:“我是她师姐。

”说完还白小花,“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难道跟着刘老六你脸皮变薄了?”     “刘老六?你也认识刘老六?”     小花就一脸烦躁,“你能不能让我静一会?我现在满头雾水。

”     我识趣的退下,“你静,你静。”     说着装着无聊的样子转出去,然后趴在墙根仔细听,只听里面说道:“怎么样?现在他也知道了,你干不干?”     小花道:“不干,要干你自己干,师傅来了也没用。

”     里面就没了声音,等了许久才听她师姐笑道:“我会有办法让你干的。”     听到这里,我就向大厅走去,心里猜想,小花有师傅,这么说她也是有组织的,有势力的,她们是干什么的呢?     到了大厅看见几个小伙子盯着电视看,正在播放晚间新闻:我市今天发生一起群体殴斗事件,据现场目击者称,斗殴三人为一男两女,均是二十五岁左右年纪,现场打斗非常激烈,有人用手机进行了拍摄……     电视画面一转,出现我和两女拉扯的那一幕,先是黑衣女子拍我一耳光,再是小花拍我一耳光。

画外音道:据分析,三人可能因为感情纠葛引起纷争……     看到这里,三个小伙子一起看我,一脸坏笑,“行啊哥哥,看看这两女的为你打的多狠。

”     我冷声严肃道:“你们错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之间是纯洁的。”     话一说完,小花从她宿舍探出头来,“萧侃你过来,我们有事跟你谈。

”     我一转身,三个小伙子就在背后喊道:“记住,要纯洁!”     我晃晃悠悠地进了宿舍,非常人畜无害地坐在椅子上,朝着一脸乌青的师姐笑笑,“吃了吗?”     师姐或许比较郁闷,想朝我咧嘴笑却扯的腮帮子疼,只好闷闷道:“原本想宰你一顿,不过免了。

”     我再转向小花,“老婆,好些了吗。”     小花撇过头去,一脸无奈,又变的似笑非笑,“你今天跑出来干嘛,本来都好好的事,你非弄得……”     我再次点头认罪,“现在你们总该告诉我事情了吧,不然搞不好我又弄出什么乱子。

”     师姐吸吸鼻子,一脸严肃道:“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够强吗?”     我愕然,“您指那方面?”脑瓜子一转,失声叫道:“别告诉我说你们俩是断背?!

这个我绝对受不了的。

”     “别胡说!”小花严厉斥责我,也让我静下一颗心,其实仔细想来也没什么,如果他们断背我就试着包容她们,三个人一块也不挺好。     结果对方又说了一句然我吐血的话,“你相信这世上有妖孽吗?”     “妖孽?那方面的?比如?”     “经典的,白蛇白素贞?”     我日啊,天雷阵阵,五雷轰顶,小花是白蛇我就是玉皇大帝!

我一扭脸看向小花,疑惑问道:“你这师姐脑子没事吧?”     小花没说话,一伸手就冒出一团白光,我瞬间闭眼倒下去。

    师姐似乎很惊讶,“怎么不让说了?”     小花道:“算了,我以后再慢慢解释,事情到了这一步,你究竟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躺在地上,脑子里一团糟,难道小花真是蛇变的?我滴个亲娘,小时候看许仙有个长虫老婆觉的他爽,可一想到自己每天要亲要抱的是条蛇怎么也想不下去,乖乖,幸好发现的早,不然以后还天天跟蛇睡在一起,还要和蛇交配,我晕……     我强压着快要跳出胸口的心脏,心里安慰道:罢了罢了,蛇又如何?反正她是我命里的贵人,我今生就跟定她了,就算是蛇,他许仙弄的我怎么不能弄的?     等等,蛇怎么会用电子闪光器把我弄晕?她们不是有法术的吗?刚才小花手里拿的分明是电子闪光器,是反恐组织专门用来使人迅速昏迷的工具,小花手里怎么会有?     又听那个师姐说道:“上头发了命令,要我们在渭城找一个人,此人穷凶极恶,狡猾异常,极难对付,据说五年前在长安露过面,搞的整个长安都不太平,上头曾派出红棍去对付他,反而被他摆了一道,至今都没有恢复实力。

我的能力你也清楚,红棍都搞不定的人我怎么摆的平?可是这次任务的奖励非常丰厚,姐姐自然第一个想到你。

”     小花道:“想我又有什么用,你都自认不是他对手我又能如何?”     “你不是还有舅舅,请他老人家出手不就好了?”     “你别想了,老舅现在也是一堆烂事要处理,哪里顾的上这个,五年前我帮你赢了红棍两姐妹,欠你的人情早就还清,这件事你还是别说了,我不会帮你。

”     “打死也不帮?”     “打死也不帮。

”     “你就忍心看着我去死?”     “你死关我什么事。”     气氛一时冷场,我偷偷抬眼,看见师姐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被我扯烂的衣领也散了开来,隐约看见一大片白光。

吓的赶紧又闭上眼,乖乖,蛇也有这么大的胸?     只听师姐一跺脚,愤声道:“好,今天以后我们姐妹情断义绝,我是死是活都不用你管。

”说完一阵风地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反回来不死心地问道:“你当真不帮?”     “不帮!

”     然后我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似乎非常熟悉,好像在哪见过。我慢慢地睁开眼,看见小花皱着眉头慢慢倒下,立即一个急冲站起,结果也是头重脚轻。     想起来了,这个好像是芊芊以前用的那个。

想起来我也晕了。     等我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彻底悲剧了,赤果果地躺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房间里,空气都是一片清香,脑袋还是昏昏沉沉。

    掀开身上的被子,四周找了一圈,终于死心。     这房子他妈的居然没门?连窗都没?     我把墙壁地板每一寸挨着挨着摸,慢慢敲,希望找到一个突破口,很无奈,就是找不到。

    那我是怎么进来的?     我抬头看屋顶天花板,下面没有,那就是上面。

    我站在床上,一下子一下子的跳,每摸一块地方就下来换下床的位置。

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七个平方大的房顶摸遍,也是一无所获。     我真的晕了,这房子居然没门?     我坐在地上喘气,忽然背后一阵轻笑,吓我一个哆嗦,赶紧摆出一个摊手吊马的姿势喊道:“来者何人?”     师姐鼻子一哼,“妹夫,你的香肠掉出来了。

”     我赶紧捂着那话儿,狼狈不堪地跨到床边,扯过被子盖上,怒声喝道:“你这个蛇精,老子是不会怕你的。

”     “蛇精?”师姐瞪大了眼睛,愕了半晌哈哈大笑,“你居然把我当蛇精?是不是因为我说了白素贞你就把我当蛇精?”     我一阵心惊肉跳,这一切太反常了,这个没有窗没门的房间她是怎么进来的?不是妖怪是什么?但她又说自己不是蛇精,那会是什么?     师姐笑完了脸上一变,“不错,我就是妖怪,但我不是蛇精,我是蛇的天敌,狐狸精!

”     哎呀妈呀,她这一嗓子把我吓的差点没坐地上,丫的居然还是苏妲己?     见我害怕,她笑的更阴森了,“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是师姐,她是师妹。

我告诉你,当年我还没成人型时就曾抓到过她一次,后来是看在师傅面上才放她一条生路,如今她翅膀硬了,就敢不认我,也好,我就拿你来出气!”     说着张口要扑,我连忙没出息的喊道:“慢,你们的恩怨和我没关系,你吃了我,上天会惩罚你的。

”     狐狸精眯起眼,“说的也是,那你帮我一个忙,我就不吃你。”     =分割=开始填坑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