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2017/5/4 15:07:44

“假博士”狂骗37万——奉贤警方破获一起特大诈骗案 利用婚姻介绍设下骗局实施骗财、骗色的案件并不少见。然而,对于30岁的重庆藉的黄小姐来说,征婚被骗34万元不说,长达10个月的交往中,她连对方的姓名、长相都不知晓却多少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直到奉贤警方抓获了骗子,黄小姐方才明白,自己钟情且深信不疑的“哈佛博士”原来是只有初中文化的无业人员。这段征婚历程带给了黄小姐一段梦魇般的回忆…… 为骗垂青:“哈佛博士”新鲜出炉 事情还得回溯到2002年5月。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5月的一天,本市某媒体刊登出一则征婚广告:30岁的重庆籍黄小姐,事业有成,拥有一家食品公司,因忙于事业,耽搁了自己的婚姻大事。现欲寻求一上海籍有志之士,共谋发展,共渡人生。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此类广告信息最能引起两类人的关注:一类是希望通过传媒信息寻觅自己终身伴侣的人;另一类则纯粹是别有用心的人。此时,从奉贤区邵厂镇来市区寻找工作的年仅22岁的无业人员杨春华就属于第二类。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在虹口一出租房内,百无聊赖的杨春华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报纸,这则征婚广告吸引了他的眼球。“自己折腾数年,连赌带骗,非但没有发财,反而被公安机关处罚过数次,眼下正为生计发愁。而她一个30岁的小女子却拥有了自己的食品公司……”,想到此不免唏嘘慨叹一番。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然而,骗子特有的嗅觉很快使他摆脱了沮丧的情绪,广告中“寻上海有志之士,共谋发展”的字眼又让他一阵莫名的兴奋。何不在这上面做点文章?…… 那一天他神思恍忽,又一个晚上的辗转反侧,及至第二天,他已是“成竹在胸”。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翌日,杨春华拔通了黄小姐的联系电话。此时,22岁只有初中文化的他摇身变成了30岁的哈佛博士,名字叫陈伟栋。电话中操着浑厚男中音的“陈博士”侃侃而谈:早年求学美国,毕业于哈佛商学院,获博士学位。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学成回国后,在上海开了家房产公司,并在其它城市有多项工程装潢生意。父母定居美国,妹妹在新加坡工作。当然,他没有忘记炫耀一番自己将来的宏伟规划,并对黄小姐有意来沪发展表示钦佩和支持,流露出愿与黄小姐携手共进,创造美好将来。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电话那头,黄小姐被陈博士浑厚的男中音以及对她“欲来沪发展”表现出的兴趣深深吸引,委婉表达了对对方的好感,并答应待考虑后给对方明确答复。 放下电话的杨春华暗暗为自己的“杰作”自鸣得意,凭经验他知道,初次接触的的好感将会为自己下一步计划的实施提供便利。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博取信任:“哈佛博士”放出长线 骗子的狡诈在于不但在于工于心计,而且知道如何瓦解人们的戒备。

白晋博士专利号假的 假的真博士和真的假博士

初步博得黄小姐信任的“陈博士”并不急于与对方联络,而是故作高深地与黄小姐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隔三差五打一次电话,这次说在与对手谈判生意,下次又说是在外地检查工程,有时晚上还为了生意而应酬,给黄小姐的印象是“陈博士”敬业心强,而且工作十分繁忙。

出于女性的细腻情感,黄小姐有时还不免他叮嘱一定要注意身体,而“陈博士”总是无奈地表示身不由己。言下之意,希望早日有人“帮忙”。其实,黄小姐根本不会知道,“陈博士”每次打电话都在自己不足10平米的出租屋,有时连手机也是借打他人的。

这样断断续续地联系了一个来月,黄小姐终于下定决心,从100多位应征者中,选定“陈博士”作为进一步发展的对象,因为一个多月的交往使她相信,“陈博士”看中的是她欲来沪发展,而不是她拥有食品公司。

原本有的一点戒备之心也渐渐丧失了。 第一步计划的成功使杨春华欣喜不已。然而,他的狡猾之处在于,他并没有急于实施实施第二步计划。他知道,要想从经商多年的黄小姐那里骗得钞票,没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很难达到目的。

接下来的4个多月,他与黄小姐的联系更加频繁,黄小姐与他的感情也急剧升温,期间,黄小姐几次提出到上海见面,但每次都恰巧他在外地出差,蒙在鼓里的黄小姐自然深信不疑,只是一次次地叮嘱他不要太拼命,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谈情说爱并不是杨春华的目的,他的目的是黄小姐的钱!见时机成熟,他的第二步计划开始付诸实施。 设下骗局:假博士狂骗34万 2002年10月中旬,“陈博士”打电话给黄,两人卿卿我我地聊了一番,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随后,“陈博士”又给黄发了一个短消息,称自己在西昌商谈一个修建学校的工程,因应酬多,开销大,目前资金周转有点困难。

收到短消息后,黄小姐暗自思拊,“陈伟栋”这人也太本分,遇到困难还不好意思开口,心中反而暗自嗔怪“陈伟栋”和自己生份。转念一想,她又很快理解了“陈伟栋”的心情,毕竟是老板嘛,总不好意思随便向人借钱。

有些事好比“姜太公钓鱼”,“陈伟栋”并没有提出向黄小姐借钱,但黄小姐却主动打电话给“陈伟栋”,告诉他在银行办一张借记卡,一会儿把钱汇过去。 事后审查得知,黄小姐的慷慨远远超出杨春华的意外。当时他打电话只是试探黄小姐对他的态度,没想到便轻易得手。

当即,杨春华将信将疑地到浦东某农业银行办理了一张借记卡,半小时后一查,卡上果然有一万元现金。杨兴奋不已,把钱取出后便直奔商场,买了手机和一些高档衣物,当晚又呼朋唤友“潇洒”了一番。

第一次轻易得手,以后的事便也“顺理成章”。两天后,“陈伟栋”借口在西昌签定合作项目急需用钱,向黄小姐“借”走3万元;之后,又以房产公司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先后2次从黄小姐身上骗得现金3万余元。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杨春华共骗得7万余元。如果说杨春华与其他骗子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骗得钱款后,他除了吃喝玩乐外,还真没忘记圆自己的发财梦,他用骗来的钱开了家广告咨询公司,无奈,既无文化又不善经营的他,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不出2个月,公司便告倒闭,亏损5万余元。

生意亏损让他心痛,但对他而言却是“因祸得福”。当初他告知黄小姐,因生意扩展需要,新开了一家广告公司,同时留了公司电话。

有一次,黄小姐打不通他的手机,便将电话打到广告公司,那一天他也不知在哪里鬼混,公司临时员工如实回答“老板不在”,这使得黄小姐对他的“生意规模”更加深信不疑。当然,这段插曲直至他被捉也不知道。 生意是做不成了,但已习惯了的花天酒地的生活还得继续。

开公司期间,他下馆子,泡酒吧出手阔绰。1700元的手表送给酒吧服务小姐,只为博美人一笑;参与赌博,输赢成千上万从不眨眼。眼看捉襟见肘,他不得不再次打起黄小姐的主意。

但总是以生意周转为名,难免让人生疑,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想出一条“妙计”。 今年元月,“陈伟栋”电告黄小姐,自己要去重庆与她见面。随后杨春华租了一辆高级轿车与一位朋友直奔重庆。见了黄小姐的面,杨鼓起如簧巧舌说起了自己早已编好的“台词”:“伟栋临时有一个工程要谈,脱不了身,我是他的表弟,他让我和房产公司工程部的王经理来看望你。

” 从没见过“陈伟栋”的黄小姐对此深信不疑。见是自己男朋友派来的,黄小姐极尽地主之谊,安排高级宾馆吃住,陪同游山玩水,一切开销自然由黄小姐包销。

杨春华编故事能力惊人,表演能力也是一流。在重庆玩了3天后,虽意犹未尽,但还不失清醒,他怕时间长了会露出马脚,于是又自编自演了一幕闹剧。

那日回到宾馆后,杨用新买的手机打电话给黄小姐说:“刚才接到“陈伟栋”的电话,他父亲在美国突然病逝。”黄小姐信以为真,立即打电话给“陈伟栋”,杨春华随即操着浑厚的男中音告诉黄:“事情来得太突然,明天就要去美国奔丧,同时要处理父亲的遗产问题,可能要待上一段时间,而目前公司的资金周转又相当困难,实在是放心不下。

”黄小姐一面安慰他,一面忙不跌地四处筹措资金。第二天,先后两次汇出15万元,统统流进了杨春华的口袋。

贪得无厌:骗术漏陷落法网 钱到手后,杨春华好不自在,加之黄小姐以为他在美国,他也暂时摆脱了后顾之忧,快乐地过起了逍遥自在的生活。他用这些钱在普陀区曹杨路上开办了外省某消防器材厂驻沪办事处,过起了老板瘾。

那段时间,他以考察业务为名,数次到外省游山玩水,大肆挥霍。陪同人员口口声声的“陈老板”叫得他飘飘欲仙,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杨春华还是“陈伟栋”了。 欢乐更嫌时间短。转眼2个月过去了。

算算“美国奔丧”的时间也不短了,为免黄小姐生疑,他不得不从“美国”回到上海。为试探黄小姐,他故伎重演,以“陈伟栋”表弟的身分给黄小姐打了电话,告知黄小姐“陈伟栋”近日回国。黄小姐兴奋不已,表示无论如何要来上海见见自己的心上人。

闻听此言,杨春华如雷击顶,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为避免骗局败露,他绞尽脑汁,又编了一个弥天大谎。过了几日,一番精心准备的“陈伟栋”拨通了黄小姐的电话。相隔两个多月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终于有了音讯,黄小姐自然兴奋不已,而电话里的“陈伟栋”声音嘶哑而无力。

他断断续续地告诉黄小姐:自己因劳累悲伤过度,不幸患了胃癌,一回国便住进了医院,现手术需要高额费用。痴情的黄小姐一惊之下未及多想,又一次把5万元汇给了“陈伟栋”。

按照杨春华原来的设想,让“陈伟栋”不治而亡,以此来了结骗局。然而,一次一次的得手,使得杨春华实在不忍心断了这条财路,遂改变主意。过了半个多月,他电告黄小姐手术非常成功,近期可望出院。

痴情的黄小姐欣喜不已,为使自己的“白马王子”更快地康复,当即表示将委托近期在上海搞市场调研的朋友送来一笔营养费。杨春华暗自窃喜,自己不但躲过了一关,而且又有一笔资金进帐。

骗子其实并不精明,贪得无厌往往是自织罗网。受黄小姐的委托,朋友按址寻找“陈博士”的房产公司,得到的回答是根本没有叫“陈伟栋”的总经理;再去寻找广告公司,也早已关门大吉,人去房空。朋友当即将情况电告黄小姐,惊诧不已的黄小姐到也清醒了几分。

细细算来,短短10个月,已被“陈伟栋”骗走34万多元。虽然恼恨,但黄小姐并不失生意人的精明,她不露声色地给“陈伟栋”打了一个电话,软言安慰了一番,并表示尽快让朋友送去营养费。

第二天,黄小姐飞赴上海报案,警方随即将计就计,于3月19日傍晚将“依约”前来取“营养费”的杨春华抓获。 后记 杨春华到案后,对虚以“陈伟栋”实施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经公安机关审查,杨春华本人劣迹斑斑,曾因赌博、诈骗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罚。

然而,正是这名只有初中文化的无业人员,却骗得生意上颇为精明的黄小姐“甘愿解囊”,个中的教训不得不引起人们的深思。骗子的骗术并不高明,善良的人们总是过于轻信,这给骗子有了可乘之机。

试想,如果交往之初黄小姐能够慎重一点,弄清将要委托终身的人的姓名住址家庭背景等基本情况,以后的骗局也许不会发生;如果黄小姐在交往中能对对方多了解一点,那怕问问诸如“哈佛在美国的位置”之类的简单问题,恐怕初中文化的杨春华早已露陷;如果对方借钱时黄小姐能多问几个为什么、问一下资金的具体用途,骗子也不会一次一次得逞;如果……再多的如果毕竟换不回黄小姐被骗而被挥霍一空的巨额资金,难以抹平所带来的情感创伤。

惨痛的教训再次提醒人们,千万不要轻信!(张云高) 2003.4.29